• 流浪漂泊 - []2009年04月07日

    漂扬至海

    我不知道去哪,我在溺爱自己。

    多渴望可以一个依靠的臂膀,一个安慰的人

    时常想抱着一个臂膀,痛声疾哭

    ______

    突然觉得放下一个强加自己的一份责任

    情境性话剧终于谢幕了

    与其以自己的感受去揣测他人,委以防止某些不良情绪在对方再次发生,是亵渎上帝的自怜

    好在问心无愧,于是还是可以笑得让人温暖

    ————

    不知道是否有人像当初的我

    恋上博主的文字,于是误解为暧昧

    关于生活的哲学,这里已经全部呈现了

    需要用生活诠释的是对于职业生涯的演绎了

    你我总该相信,至少我们曾经或今后会是上帝的宠儿

    而现在,星星在夜空闪烁,星星还是那星星

    只是很难想象流星雨的场景

    ————

    “那是你的事情”,或许是最深刻的被触动的话语吧

    你又凭什么试图扮演着上帝的使者,指指点点

  • 飞行
    ————
    其实东航挺好的,无论是飞机上都设备和服务,已经飞行技术;尽管之前为此有些不安。
    疲惫的自己,在起飞的那一刻,第一次感受到“晕过去”的感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飞机已经在空中。
    很累,却在飞机上怎么也睡不着。厚厚都云层、还有天外都霞光,在眼中迷离……

    生活
    ——————
    人总是在为身外之物劳累,往往却又不得法;可惜又无法挣脱。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那该多好。

    爱好
    ————————
    是不是没有爱好、或习惯都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冒些情感,例如发泄心中的不悦,或害怕时间带来寂寞的烦恼。

    新年
    ——————————
    新年了,可是自己还是孩子样;却又在担心年老,和生活的压力。貌似年年都会有余悸了……

    情欲
    —————————————
    我确定自己渴求的不是关于性的欲望,似乎也不确定自己需要什么。或许只是希望有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一起看看电视,仅此而已。可是无法给予对方欲的,却如何带来情;或许这样的悖论,至少我无法解答和回避。之后在此自卑和周旋,回到已经不是最初的开始,一无所有。

    回忆
    ————————————————
    开始沉溺在回忆中,却更加确定不应该回头;因为本不该再去伤害对方,因为对方被对我的感觉欺骗。
    而实际上,我什么都无法给予。
    曾经我爱过你!

    或许就这样中变态吧,之后消亡。或者蜕变之后,会是心灵的解脱。

  • 孤孤单单一个人,可遇不可求。——是我做得不够好吗,还是太天真?!彷徨中分裂
    我该以怎样的姿态呈现,是心智不全,还是外表的茫然

    如果说有错的话,那一定是把墨水倒入池中,然后想找到自己渴望的那颗沙。也许可以确定的是,一次之后或许再也找不到自己需要的那颗了。或者当你再次遇到的时候,你会把已经遇到的两颗都丢失。又回到生活什么的循环了,对于此问题的纠结,或许源于对自己的自卑,还有对于生活充满浪漫和理想的色彩。而建议现实基础上,一个人似乎很难走下去。

    只是心动了下,顺带着臆想。不确定是否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你回想起曾经那夜的我;还有那清早的忧郁的眼神。可是我已经开始淡忘你的模样;什么是刻骨铭心的,刻骨铭心的只是对于某种期待感受的体验吧。但是YY出来的结果,有会又如何的意思呢,因为体验仍然不属于你的。


    其实并不是放荡,而是害怕用时间去想起对方。可是害怕什么呢,陶醉在回忆中么。可是为什么呢,那刻在期待什么的?可为什么之后却并没有得到。


    其实很想告诉对方想彼此,却害怕自己伤害彼此,可不确定想的是什么。是关于性的,还是关于想法的认可和互动;或者只是久旱之后的一点露水。我承认我是太粘了,甚至连自己都厌倦;就如厌倦自己的疑虑和自卑。


    生活这样耗着,最终是没有时间去忏悔的!可是知道,却还是这样着呢?当时间不断跑向30的时候,已有绝望的念头了;听着音乐的惬意,总很难得的:就如有人在海风中煎熬,而有人去尝试和陶醉这样的体验。

    总是可以确定的是,如是的堕落,之后不堪回首。这是不是个人人生哲学悲剧的根源。
    曾经爱过的人,或者只是喜欢的人,渐渐淡忘。但却始终认定他才是我真正爱情的尝试,尽管都是从网络开始,之后在网络中结束。可是却害怕告诉他,其实很想再回头开始,又怕伤得更深;因为我不懂得生活也不懂得爱情,只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继续着浪漫的幻想。

    可是想过了婚姻的,需要多大的勇气,无论是接受还是否决;还有对衰老的恐怖情绪。
    我很天真,清秀,很聪明;有人夸我帅,但是我却自卑;微笑中透出自卑后的开怀,足以把自己感染,之后继续自己天真幼稚的生活。

    幸福不仅是用来拥有的,同样可以用来温暖与鼓励的。
    我们需要的是理解支持。爱情是用来体验,上帝赋予我们有代价的快乐。
    现在的我还可以存活多久,之后是否还能想起曾经自己的我是如此。

  • 其实被困于纠结;

    其实可以很洒脱。

    其实本来就如此;

    其实接受便即可。

    其实只小小心动;

    其实还是臆想长。

    其实不过梦一场;

    其实已是诠释了。

    ————

    需要什么,需要付出什么;

    如何接受,如何才能淡然。

    ————

    其实不过是小小心动和触动,

    其实也不过是一场游戏邂逅,

    其实无需在梦里挣扎,尝试,

    眼生能看出你所徘徊和挣扎。

  • 考研日2008年01月19日

    Tag:龟苓膏
    好运!
  • 以上是我的桌面,图片是上次去爬4225m雪山的照片。最喜欢的是上空中的蓝。
    在上面我记得给两个人发短信,我惊讶的是上面还有信号!

    看到了么,那个背着黄包的是我。我从上面徒手爬下来——其实行动前我也犹豫和害怕的,但是在路上,就想着怎么找到踩点和着手点。高度可以比对下我的身高约170,别忘了右侧的下方是万丈深渊。说实话,如果让我第一个下,我不会,但当我决定要下的时候,只会全力以赴,后退其实更加地危险。

    爬完后的那座山的全景,看来其实也没有多险的,就像我们走过的往事。

    本想把门票的明信片寄给他做纪念,都已经凭记忆把地址写下,也问好了邮编。尽管想以此给予新年的惊喜,但是我害怕再次伤害到他,就如上次的那张简单的只不过是一种食品的照片,也就只好作罢。

    在4200多高的山顶,我想起数年前在长城的高处和一个人通话,而此刻我只是心里惦记着远方的人,那个或许对这北方,远目疾望,就能看到的那个城市的宝塔。

    ——————————————————————

    纠结

    多大是大多小才是小,但是却确定自己的缺憾,可同样无能为力,极为滑稽和无奈。暧昧,也终归为如此,最终消失在网络的虚幻中,没有任何的痕迹,最好把所有的数字记录删除,记忆是有极限的,遗忘是种自我保护。而总觉得自己像他们认为的那样龌龊,而我却不愿也无需去辩解。这是不是就是曾经他们提到的关于经营着那虚幻而脆弱的网络友谊的可笑和执拗呢。网络中的一段文字,一个声音或许足以偏离对方本身,而让其滞留在自己幻想的某个相貌、角色和性格中。这样的质疑和自欺欺人的无终辩解,以试图让自己找到某种解脱或者答案,就是纠结吧,但纠结的后果就是没有结束继续纠结。而或许不多久之后,这就成了沙漠沙漠中的一具干枯的树干,不可奢望3000年的胡杨神话。

    感染

    如果没有谁告诉今天又是新旧之别的话,我们一定不会冒失地油生一丝感叹和孤独的,因为走过的路就是如是,只是今日有别。又如情人节,还有所有的纪念日。而它们却让我们找到新的感觉,脱离乏味的重复,于是渴望着这样状态的继续,可是维持却需要自己性格和个性来维持,而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是做不到的吧,但是又确信会在对方的感染下融合,彼此互补和默契。

    相濡以沫

    不少人提醒着自己和他人,“相濡以沫”之后是“不如相忘江湖”。于是看到在干涸的沙漠彼此的争执,却看不到身后有绿洲,何况湖水。可问题是,鱼又来自哪里呢,空投么?那一定是上帝开的玩笑。于是这样的望文联想,让自己都觉得所有的解释似乎都不过是偏执的自嘲和自解,其实并没有答案。又或者答案隐藏在自己无法企及的阴影深处,任凭阳光的焦灼。

    穷词

    昨日想说的,今日已是断路,一片空白;还有冒串的想法,总是跳不进眼前。可是没有任何理由如此的绝望和悲观,就如暂时短路,只是暂时的,未来会有不少(尽管不可能是无限)的可能,而不仅是无奈。

    ————————————

    放手应该也是减轻对方的压力吧,生活就是这样有的东西就是要失去的。只是我还幻想或者以为他也没有放弃。半年后重新开始吧

    好吧,用经典的标志性的词语结束这慌乱无序,又带着某种渴望的涂鸦,告诉彼此新年了

    ——祝好!

     

     

  • 大学我爬过三次近2000m的周公山:一次集体活动,一次自己独自跑上去,还有一次也是自己睡醒后跑上(假名去看雪 )
    而这次集体爬4000m的雪山,只是想暂时地离开,就如第一次登上飞机,只为解脱。

    —————— 

    抵触
    每天起来后都要解决心理的抵触情绪,才能够迈出大门,向实验室走去。而这周基本没有去了。我确定很厌倦,还有令人厌倦的态度。当你近两年来什么都没有获得或者进展,当你都看到不可能或者渺茫缺乏可行性的,当你面对傲慢自负却毫无顾忌地推卸责任的时候,您会是怎么的情绪和状态呢。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同情以下,但是更是有些象鄙视自己一样。为什么还要继续?!


    我总记得梦之后发生一些事情,巨大的反差。第一次梦里,我们在一起;第二次,我们还是在一起。朋友告诉我记住梦是不祥的征兆,于是起来后就常常主动不去想起,之后也就忘记了。
    梦多,意味着心灵的空缺和缺乏安全感,而我一年来时常梦缠绕着——有些不醒人事的。

    离开
    离开后就会有新的天空和心境的,哪怕流浪,也不说后悔,我总记得她曾经对自己说的。我也始终怀念再次独自拖着行李来到校园,北京的开始让我记忆犹新,阳光的笑容,自信的步伐,大方的举止。而一切都离开,并在这压抑的阴影下褪色。
    但是我深信,终有一刻会爆发。就如坚持着的,“我的确以为这孩子没有前途,但是希望他梦想能拯救他的灵魂”。

    青涩
    在初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那天她母亲带她来到我们班报名。当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心跳加快,我能感觉到红热的脸,我祈祷着在排座位的时候她能和我坐在一起。那个愿望真的在那个上午实现了,我成了她的同桌。我专注于班主任报名字,以知道她的名字;我害羞地向她撇去喜爱的眼神,试图和她说上一句话。在我即将鼓起勇气的时候,她的母亲把她带去了另一个班,她转班了。而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姓名,也随后忘记了她面容和这个人,记住的只有自己那刻的心动。
    十年后,当我试图鼓起勇气试着牵起那个答应和我见面、并在北京的深冬一起吃冰激凌的女孩的手的时候,我退却了,尽管我感觉就丝毫的间距,即使我心跳加快了很多,也或许她也知道当时我的想法。我始终记得自己的主动,当我第一次在试听课上看见他的时候,我亲自递了一张纸条给她,写着“我是XX,想认识你,我的手机号码为XXX,记得给我短信”。之后很久就没有见到她了,因为我没有选那门课。为此,我特意在课间走进她上课的教室,单手敲她的课桌,随后让她和我出来一下。她害羞地涨红着脸,和我来到了凉台。我问她为什么不给我短信,她很无辜地嘀咕着。之后我们认识了。而再后来,也就是那次和她一起吃冰激凌,逛公园之后,我告诉她: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我还记得她问我喜欢什么的时候,我说这自己的过往,然后说“全都戒了”。我也记得她的签名“幸福未曾远离”。祝福她!

    慌乱
    当受到他短信的时候,我会因此高兴一整天;而没有的话,就萎靡不振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病态。下课后会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他通短信,告诉自己想他了。尽管我确定我们除了有过些不成什么的经历,但是那只不过什么都不是,哪怕一直当作自己初恋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有些内疚,所以他总能给予回复,些许安慰。可是除了可能的他习惯的一夜情,什么都不是。“快乐就好,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吃烧烤的时候他常提到的词语,而我告诉他我五年后要留学。(现在的确验证了他说过的,正如他走过的悲痛一样)
    那时候我离开了大学来到了北京。那个时候会在下课后狂奔,之后在洗浴盆前流泪,告诉自己又想他了。那个时候会在下雪的时候,幻想着我们有同样的机会。生活就是这样吧,有些人无法忘记,无暇顾及对错。就如很不开心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他一样。那只是一个纯真的梦境,让自己得到片刻的麻醉和安静。

    陶醉
    当自己写着自己都感动落泪的书信的时候,似乎生活就是一颗救命的稻草了,整整八面,四页,还有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只是那只不过一个短暂的梦,一场彼此需要的安慰,尽管我仍然被动。那半年里,彼此之间的记忆已经成了一个意象:八宝山侧角的一堵三角墙还有旁边昏黄的路灯;还记得他说过至今让我感动的一句话。
    只是曾经关于未来的所有规划,还有海上的幻境都没有征兆下消失,之后再次重现的时候却没有了,剩下的还有心中的某些幻象。
    半年后我借道看望了他,去了一趟观音寺。我没有提起他曾告诉我他求的一对信物,也没有提起有关情感的点滴,只有生活的点滴。记得的是自己的调皮和倔强:因为住持那三声平安钟。而后她敲了不下六下,我很虔诚。

    <待续>

    ——————————

    当试图去捡起曾经深刻记忆的碎片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抵不过时间的荒废,剩下的唯有“自己记得曾经有”一种真实和深刻的触动,但很多时候也只是记得是有过“触动”,而褪去确切的内容了。

    于他,我燃尽了最后一点薪火,我也只会爱着他的了;在理性和感性中挣脱轮回和自嘲,让我想起“痛并快乐着”无奈地殇。

    ——————

     圣诞快乐!

  • 因为明天就是单身节,所以我赶在这之前记下这第一个周年纪。

    还记得那两个转述的故事:一天我和朋友在街上转悠,突然手机响了,我就说你手机响了——不。不是我的,我的才18和弦,这可是32。(一个乞丐坐在我们的路边!);一天还是我和这个朋友,被街上的小乞丐纠缠,我朋友说,再不走我就把你的钱抢了,并作出了要拿状。(小乞丐跑了。)
    其实听故事的时候,我们都是很放开的笑,没有任何深究其他。我的生活和态度表面过于呆板,缺乏激情——其实我知道,只是思维有些严谨和追根问底;过于在乎对方对言语的反应。当你激情言辞的时候,我是多么地欣赏,就如喜欢悄悄地试图模仿二少两的调侃,而我或许会把些玩笑当真,也怕你把我的玩笑当真,于是有些沉闷和冷场了。我们该是可以更加坦诚和放松的,因为我爱你!

    而每当想起"我爱你”的时候,我有开始嘲笑自己的自卑了。记得你告诉我你买了一件270的JJ衬衣,我口无遮拦的说——你真有钱!其实那也是我对于物质的口头禅,因为我买过最贵的东西也没有超过,因为我知道一件面料很好的衬衣成本不过70元,而我现在也知道其实我也想和你一样同时拥有。当明白生活背后,该会是一种嘲笑和乏力吧——因为其实也做不了什么的,还是得买。
    还记得有一次,在成都一个朋友问我,明天我们去买衣服吧。我说不了,我不缺……其实我怕自己舍不得,因为他穿的都是JJ之类的服饰,我怕尴尬。当然我也知道背后的意思的——只是谢谢他。

    ——————————————————————————

    早上一早起来,到了昆明的一个刚成立的义工组织,参加简单的面试,而后觉得并不喜欢。或许自卑肉体,在眼睛中却泛着卓越的傲气。每个人对于外部世界的反应或许更多的映射出自己的记忆和欲望,更高的层次是对于人生的深刻思考和回味。

    之后,这个时间段让人说起来丧气,一个简单的会开了3.5小时!中午饭也吃不成了,直接和其他几个人参加一个市团委组织的一个关于YBC的论坛(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对其没有什么感受,不过还是长了些见识的——不是个人拥有的资源,而在于对相关资源的知晓、影响和整合。而渴望的只是一个体面、简单的二人生活。5:30出会场,一个人晃荡,偶尔望着天空停顿发呆、傻笑。

    我想我该是不差的吧,因为自卑的我总能看到别人的自负和泛泛,而我是不是也因此被排斥呢。我原来和一个朋友说,我用自己的生命放在自己的优秀上,而我害怕突然失去知觉。

    那天晚上我破天荒地哭得伤心,拍着桌子责问和谩骂。而我不会告诉你为什么,因为那是心里永远的痛。于是连选择放弃,也没得选择。当泪水划过的瞬间,你出现在我眼前,想着在一起的短促和平静。每当想到自己在自卑阴影下勾画出的幻想场景,我无言以对——只有忘却。

    7:30去得胜桥,吃了“豆花米线”“卤混沌”,怀念的只是一种简单的味觉。8:00到了据说打折中的JJ,试身了一件休闲西装,原来很挺拔和帅气,尽管我一直都坚信外在修饰是可以很容易跟上时尚的,因为我不差内在。不过自己的确有些瘦弱的,尤其是脸部的过敏和干燥,哪有那副不合时宜的框架。在物质里,我总是会迷失和茫然。

    面对工作有些仓忙的,因为手下毕业的试验尽然还没有进展!把资料整理下,其实是那么的空瘪,尽管我一直很清楚地看着自己。可是,如果将自己比喻成一个需要呵护的幼苗,一定要遭人挖苦的。那又怎样呢?更多的人是对着绿荫幻想,而我想着是其背后的偶然和支持,而后开始嘲笑忘记历史的自负郎。可我凭什么呢——又什么资格?!

    考研倒计时了,明年的一月多。多么期待,又害怕,期待着你的凯旋,顾及着我的失业。两年前的那个时候我过于悠闲,过着猪狗样的生活,期待着新的环境和新的生活。两年后为没有认真找一份真正的工作是实习工作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地支持着。很想的时候,偶尔道声“晚安”,还是习惯睡前伴着你入睡。

  • 谢谢曾经的过往,有所回忆,无悔青春岁月的流失.

    沉默,不解的迷.

  • 晚饭后,全身乏力,摊上床,醒来的时候尽已经是凌晨30分,全身冒汉,仍就是冷,乏力睡到今早8.00。

    ————————

    曾经那个喜欢过我,后来又抛弃我,最后又被我拒绝的那个男孩,他抛弃了他曾经宣称永远的“爱人”,他要结婚了。其实没有什么只是理由太乏力,只是有种湮灭的感觉。而让我想起,曾经他为了离开他的网络恋人,还有他为了所谓“真爱”的诉说,觉得很是滑稽。这就是所谓人生如戏么?!

    曾经那个勾画着未来的某日一起私奔到日本的恋人,在还没有教完对方日语的时候,又分开了。其实或许倒是没有什么,不是。只是那让人羡慕,甚至嫉妒的梦,被活活地淹死,无以适从。还有那曾经声称为他的分手闹自杀的另一个男孩,现在他们两个都还好吧……

    曾经错误的时间出现,曾经都是惦记的人,在自私和奢侈间,霎那间消失,变得清澈。孤独的人儿,总是在午后听着鸟鸣,呆板着微笑,望着天空。

    曾经的曾经很是滑稽荒诞,而之后的将来或许会让自己措手不及,独自嗤笑,一片茫然。

    对于时间的错觉,或许是精神异常的前奏吧。而每个人或许都会有那么一天,只是因为生命在时间的尺度上完美谢幕。

    来了就来过了吧。要走了那就请离开吧。昆明的雨到十月总该是结束的时候了,那个奔着向往的十月,独自闯进那弥漫着后来渐生亲切方言的校园;那美丽充满自信微笑的十月,那个时候我又一次独自远行,带回了让人羡慕的案卷;同样在那闷热的十月,我已经适应了北京炎热。

    走了也就不再回来了。留下来的就是曾经的岁月么,荒废了么?

    曾经的岁月,走过的那些段日子,我付出的是爱。我把自己完全展现,而忘记聚敛,尔后发生了湮灭,我不再存在。

     

  • 思念 - []2007年07月13日

    思念,如同衍生出来的忧伤,是中奢侈的情绪。

    ————————

    有种思念,就是寂寞

    而不忍心去想起

    因为怕让无能为力的彼此,更加的忧伤

    我明白了,学会了

    ——————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如同病态

    ———

    而这一切归结于病态和自私与无知和惘然

     

  • 习惯2007年06月17日

    习惯无所谓地把别人的发泄当作乏味的解脱,也习惯了想着某个人或者曾经的往事,一个人静静地发呆——有些期待有些伤感

    习惯戴着那条串着白色石子的黑色绳子,也习惯在走进是实验室之前把他取下,然后又习惯在睡下的时候让他在我身上入睡

     

    习惯在大街上眺望,掩盖自己的慌张和茫然

    习惯行走步伐快捷,感觉生活就该是这样,也习惯在大热天穿着旅行鞋在太阳底下行走

    ……

  • A, 
    不管发生了什么,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 
    你让我很迷惑
    至少你应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至于你要怎样做我只能建议.
    我更无法理解,所谓的故事的主角,是何指
    你有你的选择沉默的自由.那我也只有保持沉默 
     B,
    我   就是  看了  一部电影   海上钢琴师  
    没别的   你有时间也可以看看电影
    没必要一天到晚想这想那的
    真是~~~
    不晓得怎么说你了
    A,
    可你呢  
    B,
    我没什么
    你想多了
    A,
    你从来不和我通气的
    还有照片也不给我,我给你的收到没有也不给个答复
    每次给你消息从来不回!
    B,
    那么远  
    就不要相互影响了吧
    自己过自己的
    因为太远
    A,
    ....
    B,
    你再怎么关心
    我也是感觉不到的
    A,
    嗯,太远了  
    B,
    在一起是真实的
    还是等你能和我在一起吧
    我其他什么都不要想
    A,
    现实一点好 
    你别这个样子
    我不是想伤你心
    算了   我不解释了
    反正  异地  还是挺无奈的 
    B,
    你终于明白了 
    A,
    所以  我只用做好我自己的事  等你来到这里 
    你也只用好好做你的实验
    不要想我怎样
    ___________________

    A, 对了,xx, 回头抽空把在武汉的照片发给我。觉得不方便,就传没有你相的照片吧。晚安

    B, 还记得我回家了吧,回家删除了。我爸妈看到会杀了我的

    A, 哦,没什么的了。也好

     

     

  • 原来享受的是彼此的气息
    爱,就是彼此相依

    离开之后,曾经的甜蜜会慢慢褪去,淡忘。
    而总能记得对方的气息
    记得和你幸福地在一起过

    于是相信,
    幸福,只是因为与一个相爱的人在一起
    与其他没太多的瓜葛

  • 我爱着2007年05月06日

    邂逅:
    破败重建中的车站,我站在路牌下,看着过往张望的人,突然变得慌张。而你和我一样地紧张。

    时间:
    时间的尺度,是一天,一个上午,小时,或者更短,以至瞬间。
    曾经都有过,只是现在还是更多的停留在大尺度上

    生命:
    在自己步入20的数字后,不断地有流星的滑落,告诉你生命的终结。
    而这个尺度,情感上似乎很难用时间衡量。衡量的或许只是,是往事的追忆,还有本对于未来的憧憬
    那只是我的揣测,罢了。生命需要学会享受寂寞的回甘。

    “无辜”:
    无辜,带着慌张。总能想起那天你的表情,还有彼此的真诚与渴望,还有离开的时候不好的脾气。于是感到庆幸与知足。
    想与不想,并不意味着什么。不会因为想了,就永恒;也不会因为不想而过快的过期。
    只是能按照自己的心声而动的人,注定是使者

    等待:
    等待是种幸福,彼此的信任。一切都在于自己的坚守。我同样理解着
    我祈祷着那是幸福的开始。

    诠释:
    别人的幸福注定不属于你,你的痛苦也无法说服他人。生活在于彼此的诠释,而且并不是答案。我不是智者,希望那刻到来的时候,我还清醒着。相伴走过

    ————————————
    “我爱你”
    如何变得更加喜欢

     

  • 场记 - []2007年05月06日

    地点:武汉
    时间:56小时,5.1上午12:00——5.3晚上8:00
    场所:鑫东方、Motel;江滩、步行街、中山公园、武大测绘学院操场、宝通禅寺,施杨烈士公园
    食物:小张烤鱼、理工龟灵膏、藕莲带、咖喱鸡
    物件:手饰一对、紫色印花T-shirt、背包

  • 页眉2007年05月01日

    20070731生命在茫然、偏执和祈祷对应天平的另一端

    20070814花开竹海,新月戈壁

    20070819多宽的视野,多宽的平台

    20070825天上飞鹊,月下昙花

    20070830我们正在远离着彼此,悄悄的,生怕打扰到对方

    20070913沉溺,说笑着自己的孩子气,抑或装演着自己的成熟——用生命的筹码

    20071007疯痴地游走着,突发自己同样的滑稽和市侩

    20071020默默行走,不曾回头

    20071103泥泞路上,有你相伴

    20071110怀念只会是我曾经的窘迫和茫然还有善良, 绽放出寂寞和苍白么

    20071114幸福就是体面、简单的两个人生活吧,还有我们爱的人安康、舒适

    20071116拿自己照他人,之后看清自己

    20080109时光浮华的苍茫,欲望蠢动的幻灭

    20080124该走的不再来,一切如此。也许,这是唯一不戏剧性的地方。 ——某年某月某日

    20080229可以确切知道什么是不需要的;却无法告诉自己什么才是自己。那夜划过流星,尔后铭下烟花;幻想远目疾望,就能又见寺塔。

    20080306冰雹砸下来,比雨滴更有质感,无疑胜过雪花

    20080414我们似乎都曾有过试图摆脱的妄想

    却有种害怕孤独的胆怯——好吧,我明白了

    20080426摇摇欲坠

    20080607交流障碍,不仅导致成本直线上升,更糟糕的是导致可信任度降低

    20080629我们不应该把别人给予我的幸福期待,直接当作自己的所期望的生活。
    因为出发点相同,但是途径却截然迥异

    20080720或许我们即将错过彼此
    与曾经的海誓山盟,擦肩而过

  • 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每个人的选择吧,至于是自愿还是其他,他也回答不清楚。

  • 我需要诠释什么呢,我没有答案需要去诠释

    我需要他人的理解么,确定你不懂

    我需要虚荣来满足呢,我已经走过了

    我需要记录什么来着,我定会嘲笑现在的自己的

    我需要打发无聊寂寞恩,却变得越甚

    一定受刺激了,发现原来还是那么可笑!

    ————
    晚安*

  • 晚安2007年02月08日

    喝白开水,喝得喉咙发干冒火——竟是怎样的境界!

    —————————————

    前天突然和alf说,在我快离开的这个星期每晚和我道晚安吧。这种突然,就如他感到的那样,而后问我为什么……

    行是善良的,至少我总这样认为,只是有些无能为力吧。不是已经有了归宿了么
    Young说,让其自生自灭吧。生为哪般,灭有起于何
    Misao,比我还善于掩饰自己,哭诉着那些不为人知的伤痛。其实你是那么的优秀!
    对于迪,我从来没有开始过。其实他也是在编造着自己的故事,主角与你我还有自己无关。

    开始怀疑等待,还有伯拉图的承诺。
    曾经的信仰,渐渐淡忘迷失——虚无,活着让人怀疑!

    过了一遍Young发给我的男男性行为的调查报告,让我心慌——以致一度怀疑是不是寻求着文字的刺激。而之后却是更深地无奈和失落,在迷失中堕落,在堕落中谎称存在的意义。
    无能为力!我,亦难自拔。

    活着,活着——让我想起,行曾经提到的“等死”

    亲爱的,我告诉过你我的情况,我产生的时间幻觉……渐渐坠落,飘飘愈逝
    于是带着微笑数着绵羊,告诉你,我多么的幸福!

    ————————————

    Misao说,自找。行说,实在?而我没有告诉本该又想告诉的你们,而我们已经开始淡忘遗失。我同样无能为力,反倒有种释然的错觉。

    等着回家。我只是贪婪地奢望着
    你走了,我也可以离开了……

    我应该开始努力习惯,你已经不再了,我只不过是自己而已

  • 短信2007年01月29日

    Tag:龟苓膏

    20061218,为什么呢?

    那你睡觉呢。晚安

    20061219,是你知道我想你。这就够了。

    你要好好的。但是不能说我不爱你不想你。

    20061220,乖,睡觉!

    20070128,很生气,堵得慌。或许像说的,我们相差太大,不适合。终有一天,我会失去你,你把我丢失。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却是我想说的,同本没幸福的

    不想伤害你,或许有一天你能体会,希望能明白。如雨说,只是彼此需要。我没敷衍骗过。你不需要对我负责。我不是上帝,你也不是救世主。很累,只因自己

    这样下去会更糟糕,裂痕伤害越来越深。我总把问题抛出,然后自找苦吃!太感性,连慌都不愿说。爱是种能量,殆尽了也就绝缘了……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20070129,不敢接电话。怕你说不想在一起,然后就挂电话。

  • 2007年01月02日

    台湾地震后,感觉网络间的联系突然发生了些湮灭。我也就认为只是光缆断了的原因,我也自我的以为,似乎我们有优先权——我们的网络似乎并没有影响太久和太深。

    很久没和alf联系了,手机一直打不通。不过就像alf说的,逛街的时候想到的总是对方。

    几天中午出去先是滑旱冰,滑了两个小时的样子,之后就一伙人在大街上逛。一个字总结:累!滑冰把右脚磨了个泡,逛街的时候抓紧时间找凳子,喝了两瓶可乐。

    ——————————

    室友回来不到两天,他的女友就不停的和他吵架,还有就是电话。烦——电话线拔了。干嘛呢,又要吵,炒了又要找——有病。又不是在一个地方,一个北,一个西南,电话里吵来吵去的。这样的人,我就说一脚踢飞,省得烦心。

    ——————————

    呵呵,新年了。没什么特别的,以致觉得异常于平日的习惯,只是少了你。也有想是不是我也有些让人烦的。总记得表弟说过,学着从别人那里知道那些是会令人厌烦的。也有想是不是该有自己的职业规划了,是不是不要对方背负包袱,是不是还没有发现自己。呵呵,走在街上,在人群中,我总是想着其他与此无关的,一定有人说我有病,耍酷。

    其实你在,我一定会有很多的话,哪怕是默默的窃望,也能幸福和快乐;然后突然告诉你我歇斯底里的似乎毫无意思的想法。之后我们继续逛着,坐在一起喝可乐,讨论这是要甜一点的百事、还是烈一点的可口——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和你在一起,那只是让它有些乐趣。

    ————————

    我想在我后来一段生活中,“行”和“迪”对我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记。我不知道这是该如何评断,只是知道了生活的多了些

  • 微笑着2006年12月30日

    微笑着

    祝福我的朋友们,还有我们的你们

    安静地微笑着,不想嘈杂

    与我无关,往事我已经记得不真切

  • 追-梦人2006年12月25日

    常常无奈的想哭,于是那晚,歇斯底里哭得心慌,我不确切地知道为什么
    真的哭,泪水流下有种莫名的安慰
    我想我只是无能而已,可是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无能!
    追梦人,听,心绪流淌,在眼眶走过……

    ————————

    其实很简单,一个选择而已,可是我做不到,确切地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怎样走,什么又会是我的梦。那么的往人,梦里来梦里去的,只是一切都不再了,清醒得不敢再梦了——现实什么
    现实是,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其实现实更是自己在逃避,却又不知道逃避什么,去往何处。可悲啊

    试验进展,更本没有。而退堂鼓一直在心中萦绕,似乎甘愿。照例的报告,不知道说什么,就假装没事样的放弃了——那文献我看不懂,根本。看这英文我头玄,好吧,我本来就认不到几个,你千万别怀疑。

    真累——却被人羡慕着。
    多么值得让人羡慕的啊——只是不知足的幻想,不知深浅地沉迷于缥缈的茫然。舞台上只是我在散场后,埋着头,思绪缥缈,目光木然

    TMD,什么人啊,谁不会哭啊,有本事你去做演员!

    ————————————————

    你听,她的倾诉,凄婉悠长,往事,未来。你又想起了什么呢,我的朋友

    面对着,走着,寻着

  • 2006年12月18日

    Tag:龟苓膏

    刀片下去是痛的,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爱情,我的无奈,我的无知,我的泪水,我的茫然,我的自恋,我的短信,我的电话

    习惯了石沉大海,关闭了消息报告

    亲爱的,我知道你忙,我也知道你哭了,但你一定不知道,之前半小时内的我

    在梦里,我听着照常接不通的电话,安静,安静的睡着了,在梦里希望自己一直睡着

    这是我渴望的,而美满的

    我的家人,我的爱,我的牵挂,我的眷恋

    什么属于

    真高兴,我还活着,活着,继续着痛苦,歇斯底里

    你不明白,也不需明白,而我更不明白

  • 曾经的狂热,而今似乎已经或许遗忘了,只是不再联系,而淡淡的一笑似乎更像是送给自己的挽歌。偶尔翻出曾经的记录在记事本上的短信,我忘了自己说了什么,只是提醒着着曾经走过一个这样的人,说过这样些话。彼此或早已相忘,何况剩下这些欺世盗名的只言片语

    ——————————

    你刚才有什么事情啊

    你现在在哪里啊

    在哪干嘛

    记得啊

    你在哪工作好久回家

    什么我好像很不想别人
    知道我的情况
    什么意思哦

    你准备一直呆在深圳
    还是准备在深圳呆到开学
    直接去上学?

    那按你想做的做吧
    开学前想来成都玩也行
    自己高兴就好

    还行啊
    工作比较忙 什么都要从头学
    很累

    有什么机会?
    你在回答我那条短信的话哦
    我怎么看不懂


    你在深圳是玩还是干嘛

    在现在这个社会很快调节自己是必须的

    我八月10号要搬出家住了

    要改撒

    你说话不要那么成熟
    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年龄
    就算到了,我个人也不想说话变成那样

    你如果在深圳呆烦了
    想来成都也好
    我到时候估计也出去住了
    到时候也不用想住在什么地方了

    看你
    你想来就来
    这是你自己的自由

    什么事情都要尊重自己
    自己想来就来不想来就罢

    什么叫漠不关心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事情 不可能老想着一个事情
    现实生活毕竟不是言情小说
    什么都要学会自己适应

    门户的什么

    打电话干嘛

    又听不懂了

    什么很聪明
    我本来就没有看过那一文章 你叫我怎么说

    找什么
    缘分到了
    生命的另一半自然会出现 我一直这样认为
    所以不要去找

    你是我的朋友
    你什么时候想来成都 我都欢迎

    你想回成都来玩就回来
    八月过后至少你不用担心住的地方

    你会什么哦

    你想来成都的时候就联系我
    我要睡了

    不想来也可以联系啊
    我没有上网班的时候 都能聊
    睡了

    ——————————————

    我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而前行,索性就自我的沉溺于失望与茫然

  • 2006年12月17日

    Tag:龟苓膏

    冷,真冷!

    没有暖气,不比北京,倒是觉得有暖气的北京没有冬天的感觉,而江南湿冷。

    这还是在昆明啊,春城啊~身体不好吗?!

  • 思念、困惑2006年12月15日

    这个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才两天而已——可为什么那么的漫长无边
    没有了短信,没有了网上留言,也没有了博客的登陆记录
    我想只是自己,太想你了,因为太孤独
    只是没有你的消息,电话的那头总是无人接听

    我甚至歇斯底里的认为你一定是把手机丢了,而后网线也掉了,或者其他
    当我在早上睡醒,看到你23:45发的短信,我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只是个善意的玩笑:刚刚我在看流星雨,许愿和你在一起
    之后又是石沉大海

    是我要求的太多了吧
    足以让人心烦和厌倦,打搅着你的生活

    或许,是的,或许只是发生了什么
    或许你真的很忙,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了
    看着你疲惫不堪的样子,应该安静

    我都不确定,到底是你生气了,还是我生气着
    那好吧,不打搅了
    等着解释

    ——————————————————

    刚刚我在看流星雨,许愿和你在一起
    微笑着

  • 2006年12月09日

    昨晚没有睡好,为开题还是有些紧张的,主要是因为没有准备好的;还有昨晚着凉了,手在铺盖外面——凉~

    今天忙了一天,上午是开题演练,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一点!不是说时间长,重要的是,我没吃早饭——饿!我的PPT是中途改了三次的,到上场的时候才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似的

    演练后,据说,我的用时不到10分钟,别人至少也是20的。我语速快吧,也觉得就没什么好说的,当然是归结于自己也不懂什么的

    下午晚上就一直修改的,不过也没改出个什么的。

    晚上睡个好觉吧,真的累了

  • Alf,希望每天看到我的文章,之后他会很忙,也不方便通话了,我也就尽量少些流水帐的流水好了

    _______________

    喜欢你,估计很久不会变了,因为实在喜欢你牵挂我的样子,喜欢你的一字一句,喜欢喜欢喜欢

    有多久呢

    让我怎么说呢,我呢,只是告诉你,我喜欢你,没有其他意思。相信我,除非你变,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

    ————————

    想起“行”写道,我曾经想过的,对于很多的我们而言,恋爱的对象似乎是自己,和自己谈恋爱着。

    与子携手,相扶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