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巧克力球&解剖整鸡 - []2007年07月15日

    首先说说吃巧克力球的感觉

    不能太冷,太冷了就过硬;不能不低,否则就稀饭了

    过硬的后果就是,没有口感,同样没有美味,只觉得牙龈冷,还知道的确是在嚼东西,几下也就下去了,未果。

    过软嘛,就稀饭了,吃起来让人有些生厌的,也难收拾

    所以呢,从-20度拿出来的一定不要慌。记得慢慢的酝酿情绪,等你好了,冰淇淋也就差不多了。这是后就可以慢慢的享受香脆的巧克力外壳,还有香滑的内含物了。

    晚上继续享受。

    ——————————

    第二件事吧,就是买了一只鸡。按我的习惯,一般是要肉和骨头分离,骨架就留着炖汤,肉就分成小块,来续日慢慢做晚餐享受。

    当然要让自己记得,天塌下来,还是要好好吃自己的早餐的。别人对自己不好(别人为什么无故对你好呢),自己总不能太过意不去的,虽然和自己也闹闹情绪,可终归知道你就是我不分开的不是。这个问题的前提是,骷髅手里的镰刀还没有落下来之前。

    言归正传吧。整鸡基本上可以分成五部分的:鸡翅、鸡腿、胸大肌、鸡架、杂物(比如鸡抓,即脖子,鸡头)。

    鸡翅。沿着鸡的上肢的基部下到,一路切开,到关节的位置。再在关节的位置,顺势下去,鸡翅就成了。

    鸡腿。原理和鸡翅差不多,不过多一道将鸡抓分离的步骤。记住不要去切骨头,一来碎骨吃起来让人后怕;二来,刀好还是要费不少力气的。

    现在我们那白嫩美味的整鸡,已经成为了拖着长长脖子的,带着骨架的下汤料了。这个时候呢,你一定注意到了,在架子的前胸两旁,有着恨不得长在自己胸前的一大堆肉。那就是胸大肌了。提着刚才取鸡翅的位置,刀口贴着骨头往下滑,就到了鸡腿的位置了。胸大肌到手了。

    刨除这些,剩下的就可以认为是鸡架了。当然你还可以把鸡架再分分,至少我就着骨架掰,摆出了两对大关节连接位。有趣的就是你在鸡架的鸡胸位置的上步,一掰或者一按,一板软骨和后面的实骨就脆断了。而实骨再掰掰,它就彻底分离了,一点肉都不粘连。

    解剖完毕!

    ——)————

    另外呢,我今天停机了,后来又复机上了。还是冒出北京那阵停机快半年的想法——安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坍塌 2007年07月15日

    评论

  • 厉害!佩服哦!偶长这么大只解过一只鸡,有个寒假的某天老妈出门,她出门前就交代我一件事——把鸡给解了,不懂问伯母去。我还夸口说,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呢?怎么不会呢?



    没去请教伯母,只记得手忙脚乱的,结果围裙上粘着很多鸡的碎肉、血迹。。。



    盛鸡的盘子底部沉着很多肉的碎片。。。脖子上的那根肺管粘在里面,揪出不来,想等最后把脖子纵剖,再把肺管取出,结果忘了,那晚我弟吃到鸡脖子上有根肺管。。。

    肠子等都扔给狗狗吃了。。



    大功告成后还有那么一点点成就感,结果傍晚老妈回来看得摇头,唠叨着以后怎么嫁人,还说哪天要手把手教。。。那以后我也不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