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安2007年02月08日

    喝白开水,喝得喉咙发干冒火——竟是怎样的境界!

    —————————————

    前天突然和alf说,在我快离开的这个星期每晚和我道晚安吧。这种突然,就如他感到的那样,而后问我为什么……

    行是善良的,至少我总这样认为,只是有些无能为力吧。不是已经有了归宿了么
    Young说,让其自生自灭吧。生为哪般,灭有起于何
    Misao,比我还善于掩饰自己,哭诉着那些不为人知的伤痛。其实你是那么的优秀!
    对于迪,我从来没有开始过。其实他也是在编造着自己的故事,主角与你我还有自己无关。

    开始怀疑等待,还有伯拉图的承诺。
    曾经的信仰,渐渐淡忘迷失——虚无,活着让人怀疑!

    过了一遍Young发给我的男男性行为的调查报告,让我心慌——以致一度怀疑是不是寻求着文字的刺激。而之后却是更深地无奈和失落,在迷失中堕落,在堕落中谎称存在的意义。
    无能为力!我,亦难自拔。

    活着,活着——让我想起,行曾经提到的“等死”

    亲爱的,我告诉过你我的情况,我产生的时间幻觉……渐渐坠落,飘飘愈逝
    于是带着微笑数着绵羊,告诉你,我多么的幸福!

    ————————————

    Misao说,自找。行说,实在?而我没有告诉本该又想告诉的你们,而我们已经开始淡忘遗失。我同样无能为力,反倒有种释然的错觉。

    等着回家。我只是贪婪地奢望着
    你走了,我也可以离开了……

    我应该开始努力习惯,你已经不再了,我只不过是自己而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