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蜕变 - []2009年07月20日

    把音乐关闭,把习惯的阅读放后,我需要时间和思绪来把这篇文章写下,之后继续2009的博客生活。因为我害怕2009年会是一片空白,因为的记忆已经经不起时间的徐吹,曾经那么清晰的记忆会在数年后变得模糊,甚至怀疑曾经发生过;在短信发出的那一刻,除了记得你所要表达情绪,你甚至忘记所有措辞。

    写博客有的时候也会像曾经写作文的时候,2节课下来竟然没有挤出一句话;头脑还是一片空白,就像脑髓滩涂在桌面——一团浆糊。于是我相信曾经和还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和工作也会是拜托不了这样的状态的,不是因为没有想法和表达的渴望,而是缺乏表达的能力和动力。我是缺乏文学修养的,在读书的时候没有把课本该背的文章背下几篇,也没有看几本文学类的书;只是有一个暑假人品爆发,买了4-5本厚厚的书——《鲁迅全集》、《林家铺子》读完。我总是嫌小说太厚字数太多,现在仍然是在看书的时候,总是习惯地看看后面还剩下多厚;或者觉得说的太多,可看完之后发现也就是几个场景和几个词语的故事了,滋生出一种被游戏的感觉。我也知道对于我晦涩的文字,大多数人是看不明白的,只是等着自己再次去回味。

    这种文字的晦涩似乎也成了我面对周边环境的一种怯弱的心态,渴望别人理解却害怕别人读懂。至今我都对于拥有的朋友心存感激,我得到的太多。我裹着布袋子,带着好奇窥视着对方的生活和想法,像黑夜中吸血鬼眼神诡异的亮泽,让人恐慌。不是不愿意去改变,而是不知道蜕变成怎样的角色和性格,就像理发总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一样;因为太在乎什么——我也找不到答案的。只是心里空荡荡的,无言以对;而我又是一个怕冷场的人——这和裹着的木乃伊有什么关系呢?!好吧,我承认我没有安全感,我害怕别人把你贴上你不认可的标签,自己也太过于在乎自己地追求着完美;而自己又充满自卑的心态。

    是的我需要去改变,需要放弃一些可以放弃的偏执,让自己轻松些走过2009的夏冬,需要一个可以执行的时间计划,我最多不过拥有1年的时间而已。我很清楚这种改变不是纯粹迎合,我只是希望至少看起来自己不是那么另类——被冠以火星人的称呼。你也一定想过,或许我可以在人行天桥上拉上一道横幅,用着火星文字。对于我而言,存在太多的空白和盲区,我学着放在自己心里走一边,再把滩涂在凌乱眼神的想法装入脑壳,鼓励着自己做出改变。这种改变会让自己生活快乐起来,充满生活的情趣,而不是乏味的“始—终”;是的,但不要以此为由试图进行挑衅,我很清楚什么是我不需要的——当然我会学着保持沉默,并置之心外。

    不知道一生会有多长,所有使用一生作为前缀修饰的词语,都带着一种忠贞与永恒光环。可这一生是不是可以是从开始,到生命的结束,还是到情景的结束。开始我们总是很清楚的,但是结束却模糊的一塌糊涂,但却那么坚定,无论是结束的开始还是结束。感动了就是感动了,沉溺过也就让他沉溺过吧,我把“始—终”填充地严严实实,让记忆有存在的理由。以一种一无所有的姿态,接受着令自己快乐的恩赐。

    这样的一生中,我们可以改变多少。之后的数年后,对于自己又是怎样的评价——是否更多开始接受苟且的心态。可谁知道呢,烦得着这么纠结么;我们腿很短,一步跨不出地球的。也无需八卦地追问着,并不仅是对于一个曾经那么熟悉的人,突然离开的一种感伤——当我再次知道你的消息的时候,已是阴阳之隔。

    2009的关键词是“感性生活”,让生活充满乐趣和幽默。我知道你和我样,都有着纠结,扮演着精神人格分裂似的角色;我也知道这种平衡只是等待心态的改变。就像对于某些事某些人,带着第一感觉的界定情绪,喜欢-厌倦-无语-淡化……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状态并不适用所有的人,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符合持有该观点持有人的初衷。似乎所有有关爱情洒脱的青春文字,都是一段情感的陈述,而作者往往是受害者的角色。

    有天路上冒出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你用手蹭了下美女的手,细腻润滑,心里一阵暗爽,总感觉自己占了便宜,津津乐道;可是第二天你伸脚出去的时候,踩到了一坨大便,不知道这样的便宜你站到了多少?!我们总不能把所有都归结为博弈的,否则生活太累;或许“快乐”就好,而坚持的信仰,让自己感到真是和充实。却并不把此横加与自己之外,但也不让自己感觉环境不适。

    对于自己的曾经,有很多的稀里糊涂;文字记录下来的,对于别人包括自己而言,或许也不过是情景性的东西;但是却始终记得那些真情流露后面的渴望和真切。

    ……写不动了,思绪像狗屎在暴雨中消失的惨状,就不恶心了

    2008纪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多大?又多小呢? 2007年0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