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1月02日

    台湾地震后,感觉网络间的联系突然发生了些湮灭。我也就认为只是光缆断了的原因,我也自我的以为,似乎我们有优先权——我们的网络似乎并没有影响太久和太深。

    很久没和alf联系了,手机一直打不通。不过就像alf说的,逛街的时候想到的总是对方。

    几天中午出去先是滑旱冰,滑了两个小时的样子,之后就一伙人在大街上逛。一个字总结:累!滑冰把右脚磨了个泡,逛街的时候抓紧时间找凳子,喝了两瓶可乐。

    ——————————

    室友回来不到两天,他的女友就不停的和他吵架,还有就是电话。烦——电话线拔了。干嘛呢,又要吵,炒了又要找——有病。又不是在一个地方,一个北,一个西南,电话里吵来吵去的。这样的人,我就说一脚踢飞,省得烦心。

    ——————————

    呵呵,新年了。没什么特别的,以致觉得异常于平日的习惯,只是少了你。也有想是不是我也有些让人烦的。总记得表弟说过,学着从别人那里知道那些是会令人厌烦的。也有想是不是该有自己的职业规划了,是不是不要对方背负包袱,是不是还没有发现自己。呵呵,走在街上,在人群中,我总是想着其他与此无关的,一定有人说我有病,耍酷。

    其实你在,我一定会有很多的话,哪怕是默默的窃望,也能幸福和快乐;然后突然告诉你我歇斯底里的似乎毫无意思的想法。之后我们继续逛着,坐在一起喝可乐,讨论这是要甜一点的百事、还是烈一点的可口——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和你在一起,那只是让它有些乐趣。

    ————————

    我想在我后来一段生活中,“行”和“迪”对我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记。我不知道这是该如何评断,只是知道了生活的多了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年01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