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庙宇2006年12月18日

    我不相信鬼魔的存在,却不敢亵渎神灵
    ——————————————————
    寺庙的钟声总能深入心灵,波去世间尘埃,暂时归于安宁……

    新津的观音寺,依建于小山坡,香火甚高。这里还有几扇壁画,至于在国家列为几级就不得而知,偏远了些吧。我知道的是,当时蒋介石撤离大陆退守台湾的时候,这几扇壁画是花名册中有的,那可是和很多挑选出的故宫东西一起啊,那叫荣耀和高贵。已经墙体整体取下,准备搬迁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运走,至今壁画在角部都有缺损的。昏暗的散射的日光在这里晃悠停顿,与佛为伴。

    还大学生呢,连观音都不会拜。观音前的侍者面无表情的说着。

    而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以至以为她说的是,大学生呢,还拜观音。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她只敲了两下“钵盂钟”(我不知道那法器怎么称呼的,先代吧)。

    把整个寺庙逛得差不多了,心里总是觉得不对,之后还是回来的路上,专程再去了一趟(这是不是曾经有人提过的,矫情呢)。这次我很殷诚,她给我敲了六下,钟声震撼我的灵魂深处,安抚着。我为父母许愿他们健康,她同时真切地说了很多吉利的。我也不知道他似乎还记得转完山后,再次到这里来的这群大学生。下山路上,我还不停的说着这钟声数的事。

    三年前,在绵阳,和朋友顺便去了一次碧水寺,那里被称为他们的龙脉,香火满山萦绕。在罗汉庙里数罗汉象,法师解时说,我会五年很顺利。我就问,那五年后呢?法师就说,未免五年后你就不来了。到山顶后,看到了一个大钟挂在路旁,我好奇的怀疑那也不过是个赚钱的道具而已,没想去费钱敲这钟。可不行啊,在走过这钟后的数米,我们在草地里拣到了4元硬币,之后我们四人就决定敲钟了,剩下的1块就捐给了公德箱。我们一行四人,他们一对敲了一声,我和另外一个朋友各敲了一声,我很用力的敲。三声,一声一种吉音。

    后来那对散了。我想该让他们一起敲完那三声的

    还记得有一天“雨”对我说,他到庙里为我们两求了一对护身符。我甚是感动。后来再回成都的时候找时间和他待了一段时间,和他还有其他几个朋友去了前面提到的观音寺,回来后又去了一趟花源的白云寺。不过在白云寺,我没有拜一座菩萨,我不想找理由。走的时候也未再提起那曾经让我感动的护身符。毕竟我们已经不再一起了。

    ————————————————————————
    那阵下来总觉得自己很是孩子气的
    简单的相信着,却又很固执、杞人忧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懂的我,如何懂你 2010年12月18日
    2006年12月18日
    往事 2006年1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