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斯而已2009年02月02日

    玩消失。

    本来也不过一面之缘,何来叙友

    我们被遗忘过,也同样把他人丢在遗忘的角落

    忧伤的不是自己失去的,而是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有的东西总要去面对的,尽管想办法避免,臆想出多样的结果

    可最终总是让人意外的,至少该怎样的仍然该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