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烩饭” - [意识流]2008年03月15日

    关于“本博” 

    我时常在想,喜欢这里的不多不少而来此的博客能坚持多久,或者彻底休克,而我的初衷是坚持,一直,不因变故。可却似乎又无法把些真实的感受记录,也彻底把写日记的习惯忘记,之后也不确切地记得发生过某事。的确是种自恋和执拗问题了。换过不少的“页眉&感悟”,却始终坚持这样的标题:“生活的意义在于对渴望、理想的执著追求!往事勾勒出生命流淌过的血迹,血色火焰蔓延着生命的绵延。”

    用不了多久,或许3年,我就会被你还有自己了解了,我很期待。希望我有勇气在这里告诉你我。

    关于“不锈钢”

    很多人认为不锈钢就是不会生锈,而我想说的是:如果用来盛冲片液体,一定锈迹斑斑!——并不是任何商业描述都是可靠的,包括其他,尽管生活中的常用物无法像腐蚀铁样腐蚀不锈钢。

    关于“相机”

    我时常有买相机的冲动,但是却怕之后就会彻底遗忘自己关于“记录和感动”的冲动或者幌子,当然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手头紧。

    关于“毕业”

    据传我似乎快、可以毕业了。曾经那个寻思着退学的人,稀里糊涂的竟然走过来了,简直神叨。虽然未曾改变初衷,可曾寓言的和幻想都会在那刻湮灭么

    关于“虚荣”

    我很欣赏某人的关于虚荣描述的坦诚,当然其中或许也参杂着些无奈,就如我这样推测更本就完全建立在自以为是之上。我最见不惯的人就是,那种自我膨胀和感觉无比的虚荣态,似乎起因为刺伤了自己的某块所谓的自尊,于是自己也陷进了自我虚荣之中了。

    关于“上海”

    我听过一个最为生动和悲剧的爱情故事,发生在上海的冬天。当我每每试图把它叙述出来的时候,却害怕破坏了故事的本身,归结于自己不行于文。

    关于“工作”

    很想,很想工作,就如为了实现自己的生存欲般,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而对于社会,我还是一张空白,还是自我裁减了,却不是添色。于是归结于“无知”。

    关于“爱情”

    《金婚》让我觉得似乎在唱高调样的滑稽。可什么又是爱情呢,该坚持的,该放弃的,似乎只有上帝知道,之后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结于上帝的玩笑。真是头大——那么开始吵架吧!

    关于“一厢情愿”

    你,我同样很容易被文字和声音影响,从而进入自我幻想YY状态。而后保鲜的条件是“勿阳光直射”。

    关于“镜面说”

    这个是我对自己很多问题的一种辩解方法。比如眼高手低,我无法做到,却能很准确的判断自己的直觉;我无法发现或主动捕捉音乐,却可以沉溺其中,并衍生出某种模糊的意境和画面;我无法提出你刚才说过的想法和理论,却能用自己的观点去“解构”。这也算我不算寻找话题的狡辩吧。好吧,我承认我很闷,但却是人来疯。

    关于“城市”

    晃晃悠悠的,去过的城市有不少了吧:成都、北京、重庆、广州、深圳、南昌、武汉、昆明、贵阳。可是却发现只是在回忆里存在,我不曾属于任何一个城市,我只属于自己心灵里,连自己都无法触摸的一块——传说那是痛苦的渊源,也可以是智慧的摇篮。我喜欢那些城市的什么呢?我喜欢深圳的深南大道,却从未萌生去世界之窗的念头;我喜欢昆明的温暖,却并没觉得有春天的清新;我喜欢武汉的motel,因为她给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我讨厌广州,因为我不了她,而在那里迷失;讨厌无法走自行车的山地。有些期待上海的……

    关于“满足”

    一定有些心里变态或者童年阴影,抑或其他什么。在大街上单肩帮我外婆扛着一件大瓶装可乐,在大街中游走,目空一切。让我想起外婆告诉童年的我:想睡了,就一个人在摇篮旁,等着外婆把我抱进——我困了。那时候我多大呢,3岁,5岁?

    关于“溺水”

    那年我应该不到7岁吧,算是第一次,母亲在岸边洗衣服,我在河塘里洗澡,我试着往河塘深处走。突然,喝了两口水,也不知道咋得很快就又回到了安全位置,然后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7岁的时候,开始在河渠里学游泳,一点点的离远台阶,顺水势漂划到台阶位置。10多岁的时候,潜水进入了一个空洞类的位置,差点没淹死,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给拖上水面了。

    关于“记忆”

    我们总是对自己的记忆力表现的过于自信。此刻能深刻肯定的告诉自己已经记下了,并声称永远不会忘记,可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已经忘记了大学使用了一年的手机号,也忘记了北京使用了一年的号,那些曾经好友的名字。我不确定,当自己改名后,是不是就会忘记曾经那个使用了20多年的称呼。还好,似乎我还记得那里早已停机多年的座机号。似乎痴呆健忘还没有极端化

    关于“建议总结”

    有的问题可以问,有的不可以;在问题时,得自我思考看是否值得或者应该,当然说出自己的想法是一种交流必要。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自以为是”。的确很受用于我,过度的好奇就是伤害,包括对自己直接和间接的;那尝试若无其事或者又目空一切。我又得搬镜面说来辩护了。

    现在的我戴着眼睛,过着耳机,听着74cake背景音乐、左方一堆以后或许再也不会去碰的文献,似乎在说什么,却自己也无法说清楚、组织好,还有就是“意识流”似乎有得到了印证。似乎这样随性状态,让自己沉溺于茫然中,更是让关注的人彻底地无语——近而远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抑郁症 2007年03月15日

    评论

  • 写得好 我的rss里加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