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年快乐 - [天空]2007年12月31日

    以上是我的桌面,图片是上次去爬4225m雪山的照片。最喜欢的是上空中的蓝。
    在上面我记得给两个人发短信,我惊讶的是上面还有信号!

    看到了么,那个背着黄包的是我。我从上面徒手爬下来——其实行动前我也犹豫和害怕的,但是在路上,就想着怎么找到踩点和着手点。高度可以比对下我的身高约170,别忘了右侧的下方是万丈深渊。说实话,如果让我第一个下,我不会,但当我决定要下的时候,只会全力以赴,后退其实更加地危险。

    爬完后的那座山的全景,看来其实也没有多险的,就像我们走过的往事。

    本想把门票的明信片寄给他做纪念,都已经凭记忆把地址写下,也问好了邮编。尽管想以此给予新年的惊喜,但是我害怕再次伤害到他,就如上次的那张简单的只不过是一种食品的照片,也就只好作罢。

    在4200多高的山顶,我想起数年前在长城的高处和一个人通话,而此刻我只是心里惦记着远方的人,那个或许对这北方,远目疾望,就能看到的那个城市的宝塔。

    ——————————————————————

    纠结

    多大是大多小才是小,但是却确定自己的缺憾,可同样无能为力,极为滑稽和无奈。暧昧,也终归为如此,最终消失在网络的虚幻中,没有任何的痕迹,最好把所有的数字记录删除,记忆是有极限的,遗忘是种自我保护。而总觉得自己像他们认为的那样龌龊,而我却不愿也无需去辩解。这是不是就是曾经他们提到的关于经营着那虚幻而脆弱的网络友谊的可笑和执拗呢。网络中的一段文字,一个声音或许足以偏离对方本身,而让其滞留在自己幻想的某个相貌、角色和性格中。这样的质疑和自欺欺人的无终辩解,以试图让自己找到某种解脱或者答案,就是纠结吧,但纠结的后果就是没有结束继续纠结。而或许不多久之后,这就成了沙漠沙漠中的一具干枯的树干,不可奢望3000年的胡杨神话。

    感染

    如果没有谁告诉今天又是新旧之别的话,我们一定不会冒失地油生一丝感叹和孤独的,因为走过的路就是如是,只是今日有别。又如情人节,还有所有的纪念日。而它们却让我们找到新的感觉,脱离乏味的重复,于是渴望着这样状态的继续,可是维持却需要自己性格和个性来维持,而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是做不到的吧,但是又确信会在对方的感染下融合,彼此互补和默契。

    相濡以沫

    不少人提醒着自己和他人,“相濡以沫”之后是“不如相忘江湖”。于是看到在干涸的沙漠彼此的争执,却看不到身后有绿洲,何况湖水。可问题是,鱼又来自哪里呢,空投么?那一定是上帝开的玩笑。于是这样的望文联想,让自己都觉得所有的解释似乎都不过是偏执的自嘲和自解,其实并没有答案。又或者答案隐藏在自己无法企及的阴影深处,任凭阳光的焦灼。

    穷词

    昨日想说的,今日已是断路,一片空白;还有冒串的想法,总是跳不进眼前。可是没有任何理由如此的绝望和悲观,就如暂时短路,只是暂时的,未来会有不少(尽管不可能是无限)的可能,而不仅是无奈。

    ————————————

    放手应该也是减轻对方的压力吧,生活就是这样有的东西就是要失去的。只是我还幻想或者以为他也没有放弃。半年后重新开始吧

    好吧,用经典的标志性的词语结束这慌乱无序,又带着某种渴望的涂鸦,告诉彼此新年了

    ——祝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骄傲 2007年12月31日
    播放器代码 2006年12月31日

    评论

  • 站在高岗上的感觉,想飞翔。。。
    回复小涯说:
    你知道吗,我有种很复杂的感受,一种是对死亡的恐惧,另一种是对跳跃飞翔的快感
    2008-02-24 11:3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