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尽,茶凉 - [意识流]2007年12月11日

    翻开实验笔记,看着上面的日期,竟然已过半年。似乎每年年底总有些异常的感受。这是第二次了。
    回想下过往,又是一年,一个了结。
    ——————————————

    酒尽,茶凉。
    想起朋友说过的话,有两种话一定不能听:酒桌的、吸毒的。

    昨晚据称是为了聚餐,反正一起吃饭了。本想还是去看看场子,但是还是不喜欢。有人神吹,因为这样才有可以吃下去的气氛,我就自个吃,只敬女同胞一杯酒。但是问题我们可以选择不参加,因为说得些都是恭维的鬼话。之后呢,大家似乎都各顾各的了,有人喝醉了也没怎么搭理。倒是我照顾着场子,与大堂经理协调打破杯子的事情,关于结帐折扣。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还是愿意和朋友一起简简单单地,喝酒那是情景性的。所以以后就不参加这样的非必要的应酬活动了,去了也就照顾自个的胃口了。

    ————————————

    我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眼高手低的人,当然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并不去为此强加于别人,强加的是自己。是不是就是短暂的现实与不久的将来的差距的杞人忧天。完美,就得付出心力不及的失落。

    ————————————

    酒尽,茶凉

    当我从板凳上睡醒的时候,人去楼空,只身一人沿着陌生的路,凭着记忆而行。这天是班里中秋聚餐。

    一年之后,当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都散了。我跟在后面,有些尴尬。因为似乎我作为师兄有些失态了。据忆这日是中秋。时间相隔一年,地点隔河相望。

    数年后,当我的搭档请我和她朋友一起聚餐的时候,我喝醉了——竟然失声大哭。她关切地说,有什么不开心的,我们出去走走吧。我让她送我回寝室,之后把他们都拦在门外,独自睡去。我需要的只是安静地入睡。在这数月前,我和大学好友在操场抱着啤酒喝,之后抱着落泪。我告诉他:如果这年我还没有找,那么我就是了。

    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不群的和些许的孤傲,因为我在嘲笑和讥讽,我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原始的直觉和理解心态。来了,又离开,不曾留下些许,只有数人,渐渐地消失在曾经的记忆里,继续着自己现在的重复。害怕的不是孤独,而是自己找到自己了。

    我想,过于注重内心的人,就会过于敏感,很容易被感动,也很容易泪眼婆娑。但是我知道自己是异常坚强的,超过自己的想象。就如曾经少年赶集路上,自己的勇气吓怕了一群比我大试图敲诈的少年。只是自己在为远离的梦——不知所措。

    总会冷不丁想: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长大的人,是种幸福还是一种意外。从我懂事开始就如此,我不曾依赖任何人,包括父母。这种性格也包含着对只对是非,而非立场的冷酷态度。而自小缺乏适当爱的人,拥有了异常的理智后,似乎无法左右感性。

    ——————————————

    酒为兴,茶知己

    淡淡如是

     

    分享到:

    评论

  • 沙发,写的很好,看的我很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