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独篱园 - [意识流]2007年11月28日

    当我们看着天边成群飞过的和平鸽的时候,油然而生触动。而我却歇斯底里地看着,笼里的零乱和闷臊的气息,还有鸽子回归后的再次重演。

    生活就是望着上边,忽视下面的选择性体会吧。于是生活也本该洒脱地学会掩饰,结果有两个,一者忘记了自己,一种发现了自己。后者发现了生活的新的空间,付出些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渴望的生活或者更加接近。而我们更多地希望做后者吧(么?)。

    当自己认为找到了答案了,一定是荒废了,偏执。我们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过去经历的和发生的自我感受。在现实和脑海中不断调整,有的漂突了,有的嗅触了。

    可说了些还是不知道需要确切表达的东西,或者自己不愿意去承认。就像你必须杜绝呼吸,维持眼前的原味。赌气也可以成为存在的理由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哪怕彼此都讨厌的流感。

    坐在院落里看着夕阳,享受着夕阳的余热和美好,忘却了自己的苍白,淡忘了曾经苦苦思索的,抛弃了曾经固执的——淡定,让他人忘记此人的存在。这些似乎更确切地为歇斯底里的臆度症。

    一个螺旋的轨道,没有方向性,永远不可能接近,而是愈加地遥远,不比交叉后的平行线。

    我,还有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原因在于只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别人说爱你的时候,你不屑一顾的逃走;又如之后你成为了其间的主角。

    生活在这个物质社会或者说经济社会里,这样的想法似乎让人彻底绝望,因为佣人单位会更加担心付出额外大得多的代价。也有可能其他的,就如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我们不都是这样么。

    偏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实在 2006年11月28日
    无题 2006年11月28日

    评论

  • 名字很有特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