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死2007年11月22日

    曾经我说过,当我们步入20的时候,渐渐就有亲近的人就要划过我们的心境,留下的只是模糊的记忆了,也许忙于奔波和追求的我们渐渐疏远和淡忘那些曾经岁月的远离。

    ——————————————————

    当我还没有记事的时候,我的叔叔去世了,白血病。而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就是田坎上的那次走过。而我却始终不确定是梦还是真实。只是那时他抱着襁褓中的我。

    后来当一切安定下来之后,当我开始自己大学的日子里,又陆续地离开了数个亲人。

    时间渐渐少了,很少很少了。之后一切就不曾拥有了,面对那一瞬间,所有的怨恨和喜悦,怀疑和猜忌,现实与等待,理解和追问。不知道离开之前都曾充满些幻影的,那窗台的蛇影;还有生前的无端猜疑。或许只是死亡对于生地召唤吧,于是那就成了一种归属吧。而我更加喜欢,他们些走得那么安详,我还记得他们那时红润的笑容、知命的豁达。

    大学里有病毙的,有跳楼的,有被谋杀的。还有高中中毒意外死亡的。只是那么一瞬间,也许上午还一起说笑呢,尔后就成了永别。

    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地脆弱。

    我想我是不是过于冷漠了和无耻了,竟然把师妹逗“哭”了,我看着她红着眼脸跑出去了。因为我说死也就那么回事的,活着或许也是死了;因为正在说身边一个不到20岁的女生癌症晚期;因为当他们说,还没有体会什么是人生的时候,我反问到,我们知道么;因为我说,如果是我要死了,我不害怕也不难过,只是有些怕见亲人难过。

    当两年前见到朋友在医院被医生强行绑在担架上的时候,我抱着眼前的人就痛苦,抽搐。之后平静,渐渐疏远,忘记一切。忘记,至少不再提起是对他的尊重。

    人活着,有了可能,又有着无限的欲望;死了,什么都没有了。痛苦是因为失去么?那么死亡是最为残酷和彻底的吧。

    而生不如死,就是种解脱——死得痛快彻底……

    而生着寻找解脱的方式,分享着。坚持或者本身就是种固执和偏执,为什么不呢。最后在阳光下,对着一缕微笑,那是挚爱的道别。

    ————————————————————

     感恩节快乐!活着的人们,因为我们还活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曾经的渲染 2006年11月22日

    评论

  • 生命
  • 那么感慨啊
    不过真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