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存何在 - [天空]2007年11月04日

    曾经我以为,我所学到的我可以用一周把它传授给希望了解的人,我至今不确定这是种无知地张狂还是自信地空瘪——因为的确我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却同样对于太多有着体会和感受的期待,而我很庆幸总能很快理解并开始对等的交流。这也就是我总是很期待知道别人的经历和见解的初衷,而显然同样显得幼稚和乏味。

    我们带着面具生活,其实最重要的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灵魂。走过的路途,没有太多人能记得曾经切身的感受,也没有太多人愿意告诉别人,因为那里有最柔软的地方,也有人性脆弱的印记。习惯了关注成功的我们,似乎开始更加关注其背后的真实,当然真实过后你必须成功,最好是成为大众幻想和追忆的对象。这也就是当我听到成功人士说到,“除了做这个我还能做什么”的时候,真切体会他当时的心境和现在的淡然。

    其实我们都没有多么值得骄傲,如果把一切放在流动的时间长河了。我并不是说,悲观有什么好,当然不知道悲观痛苦之后的无奈,也就不会知道生活中的乐观,这样就是童年的单纯和成人的单纯有着本质的区别吧。从我的生活哲学的角度而言,其实人生就是悲观的,而后才又悲壮和伟大,这就是“往事勾勒出生命流淌的血迹,血色火焰蔓延着生命的绵延的”诠释。或许我理解有问题,但不管怎样,当我们看到那么多人成功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忘了有那么多的平常人,而前者更多时候是我们幻想的,而后者是我们忽略的。从资源的角度来说,注定只允许少数人能成功,否则,把钱都散了,就没有富人了。但谁决定了呢?这就是所谓的坚持吧,而坚持之后更多的时候同样的失败。对于这些我无法解释的问题,我习惯归类为“缘分”和“命运”,那只是上帝的安排和一个轻轻之吻。

    那再看看这样的情况吧,如果每个人都坚持着,都被上帝眷顾着,那么您又能成功吗?我们做这样的一个比如,假设有块蛋糕,又是个人分享,那么也就没有差别;如果以坚持的等待为依据,那么我可以躺下来驱散时间;如果是搏斗,那么这只能归咎于你成长,你成长中练就的力量和营养堆积起来的强健,当然你也可以想办法借刀杀人,坐收渔翁之利。其中演绎出来的东西过于复杂,我也想不明白,就像我时常想却不得解关于我们身边的社会的演绎规则。但不管怎么说,正是大多数人的退出,所以有了少数人的成功,少数人才能得到聚敛资源,获得得以炫耀的资本。这也就是我理解为什么从灵魂出来地真正成功的人,才能体会到无奈和茫然的真谛,也同样看到人性苍白。而在荒远的沙漠和单纯的绿地里能绽放人性的花朵,等待他们的浇灌。

    现实中我们更多听到的是愤怒和呵斥,而却少有冷静的领袖。在商业的社会中,我们可以用金钱作为诱饵,博得无数勇夫和力士实现我们所期待的。但是我们同样发现,通过授予必要的技能能很好的完成所期待的任务,但是却越加乏力,于是上升至文化的熏陶和认同。暂且我们认为那是于洗脑区别的。对于没有心灵支柱的人来说,那是种恩惠;对于拥有的人来说,他们能理解并欣然维护。而区别在于后者是本我的活着,他们快乐与悲伤源自心灵的召唤。对于一个徘徊在安全和温饱之中的人来说,反应会更加接近于文盲般的茫然,却缺少他们对知识的渴望的欲望。

    商业社会关注的是利益,而我们不得不关注我们的生活和安全保障,还有欲望实现的保障。这让我想起了《后现代消费时代》中关于需求的争论:需求是宣传出来的,还是本身的需要。我们三餐之后我们可以吃薯片、喝饮料、吸烟、娱乐,除了遮羞的需要,还有装饰、炫耀、个性需要,而又有太多的需要越过了生活的意识圈后仍对于自己未知的世界,总是我们有着同样很多的需要,甚至是无限的多。之后我们蔓延出嫉妒和茫然失落的体验。

    显然如果我们能做到理智地坚持和聪明地搏斗,我们总能制造出很多的需要,之后你就是利益的受惠者之一。而在于彪悍群立的金钱树下,何况智力还没有发育到“太极”状态,加上无数他人的保留,你蓄积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和适宜的平台的。这就是无限可能的由来么。

    时间把太多的人驱赶出了这片林子,更是自己画饼充饥的垂涎所致,之后演绎出另一片草地。胜者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已是被虎虎视眈眈。这就是猫对狗的愤怒挚言:还好我没有教你爬树。

    ———————————————————

    此刻想说的是:继续写给你看,赖着不走,那也是我的需要;(依恋网路和寄托罢了)

                       其实更多的人渴望是被关注和同情,而更多的人更关注自己;(我也不过如此自恋和自卑)

                       更多的人希望从别处窥见幸福的颜色,顺势把自己置于那个位置;

                       互相取暖,该是多么地温暖。

    ——————————————————————————

    既然仍然是没有结果,也想不明白,之后也就不再去想了,只是得意的时候提醒自己。那些关于人生的东西都是头大的东西,谋杀的自杀。我已经很是知足,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有些贪婪,所以有些尴尬。

    我拥有的我是多么的珍惜,以致于让自己疏远,我怕失去,却还是还是丢了。

    我总是生活的茫然者,找不到鼓点的流浪汉,沉溺于自己而错过生活。在北京的时候没有觉得,有那么的机会,而现在同样觉得生活在荒漠的昆明。也如同大学毕业后才真正接触网络一样幸喜和稚嫩。

    ————————————————————

    树立数个目标,往前走,把时间一格格地定格,慢慢的时间就过去了,你也不再失落和痛苦了。

    始末,之前,有太多的乾坤。

    分享到:

    评论

  • 还真是看大不懂
  • 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