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me left me - [Fantasy]2007年09月13日

    Tag:

    You can't believe, and so do I. It does, however.

    Time left me there for 2 hours, and I also forgot the day exactly. I called the 10086 for asking for time--it's 11:00, but it's 9:00 that my watch reading. I still thought it's Friday directly, while they told me it's Thursday on the way for English Corner. What happened! It occured to me, but what's it? Maybe just somewhat miss also happens to Time and he could be addicting the memory.

  • CET-62007年09月11日

    本想把CET-6级给考了,可在昆明人家大学不接受校外报名的。招办也说研究生,大学不就是考过么。总觉招办的话有些模棱两可的。把昆明的几个附近大学电话都打过还是没戏。看来是戏不大了。

    想来大学第一次就顺利过了CET-4,而后就在6面前败阵了三四回,想来也是自己不重视的原因吧,觉得还是口语才是重要的。可现在有些担心这成为就业的不利出。不过还好硕士英语考得比很多人都好,可是那也是我第一次没有通过后进行的。记得有一次英文写作的时候,我就直接写了英语种种及其教育的种种。之后老师的批注很是有趣:观点很好,不过没有很好展开。还记得博士英语考试,我砸了。我总想是砸在“under-graduate”上的,当时理解为大学毕业生,即大四后期的学生。而我论述的是那个时候的学生是否需要上课,后想来可能人家问的是“研究生”需要上课与否的问题。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不错的,至少有着英语表达的欲望和思维习惯的。但是有时又怀疑自己开口拿笔能咿咿呀呀出些什么的,就如写作的时候不知道如何起笔。当然我知道那是因为我中文就不知道写什么的,否则不会那么难产的。还有有趣的就是,自己是通过英语才知道或者说学通了些中文语法和句结构的——滑稽。曾经因基本没有背出一片要求背诵的文章,而有种感怪异的快感。现在那确实文字功底的硬伤,怕动笔,记意识流,看到小说头大,看书要看剩余的页码。

    工作,对于谋生起步而言,总是有些慌张的。就如艺术最后是自我人格的展示的归宿样。可这在目前来看似乎关系并不紧密的。

    好好背单词!我要开口说话,动手写字。

  • 左手 - []2007年09月05日

    迎面走来

    擦肩而过

    抑或左手相逢

    我只是把右手伸出

    但我记得曾经我们的默契

    同时伸出了左手

    左右,掌心掌背

    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 苍蝇还是蚊子是个问题,有没有翅膀是关键。到底是没头的苍蝇,还是没有翅膀的蚊子呢?前者没头却安静过着残羹的生活,后者没有能力却到处吆喝。而我好像就是之中的一个。那个都是一种可悲和慌张。

    我总是以为能力是从工作中锻炼出来的,而我偏颇了;我曾经以为沿着设定好的路就会有出路,而后自己开始厌恶和怀疑。 而我发现广告的后遗症,连现在的工作也存在,又让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视野狭隘。但是我确定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只是要达到我需要成长,需要不断的壮大,之后才有机会和能力。努力成长——其他的交给宿命吧。

    对于专业性很强的行业来说,专业和学历是极为重要的背景,而生命科学就是这里面尤其强调的,而我知道自己不能胜,更有现在已经不喜欢。

    问题更多了,就像没头苍蝇样的慌张——浮躁。这个世界永远不缺岗位,而是缺乏能力相称的人。就如季节性的蔬菜缺乏。500强499家都有在中国,只要你有能力!而问题回到了根本的能力问题,确实我怀疑和黯然的。

    成长!要不就烂在地里当肥料,成长树荫。

  • 晚饭后,全身乏力,摊上床,醒来的时候尽已经是凌晨30分,全身冒汉,仍就是冷,乏力睡到今早8.00。

    ————————

    曾经那个喜欢过我,后来又抛弃我,最后又被我拒绝的那个男孩,他抛弃了他曾经宣称永远的“爱人”,他要结婚了。其实没有什么只是理由太乏力,只是有种湮灭的感觉。而让我想起,曾经他为了离开他的网络恋人,还有他为了所谓“真爱”的诉说,觉得很是滑稽。这就是所谓人生如戏么?!

    曾经那个勾画着未来的某日一起私奔到日本的恋人,在还没有教完对方日语的时候,又分开了。其实或许倒是没有什么,不是。只是那让人羡慕,甚至嫉妒的梦,被活活地淹死,无以适从。还有那曾经声称为他的分手闹自杀的另一个男孩,现在他们两个都还好吧……

    曾经错误的时间出现,曾经都是惦记的人,在自私和奢侈间,霎那间消失,变得清澈。孤独的人儿,总是在午后听着鸟鸣,呆板着微笑,望着天空。

    曾经的曾经很是滑稽荒诞,而之后的将来或许会让自己措手不及,独自嗤笑,一片茫然。

    对于时间的错觉,或许是精神异常的前奏吧。而每个人或许都会有那么一天,只是因为生命在时间的尺度上完美谢幕。

    来了就来过了吧。要走了那就请离开吧。昆明的雨到十月总该是结束的时候了,那个奔着向往的十月,独自闯进那弥漫着后来渐生亲切方言的校园;那美丽充满自信微笑的十月,那个时候我又一次独自远行,带回了让人羡慕的案卷;同样在那闷热的十月,我已经适应了北京炎热。

    走了也就不再回来了。留下来的就是曾经的岁月么,荒废了么?

    曾经的岁月,走过的那些段日子,我付出的是爱。我把自己完全展现,而忘记聚敛,尔后发生了湮灭,我不再存在。

     

  • 梦想的感染力 - []2007年08月25日

    昨夜梦中惊醒,4点。而后淡淡告诉自己,生日快乐,一切都自由了!梦里酸痛的下牙,还安好留在我口腔。记住忘记梦里的故事,是明智的。——那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有人怀疑梦想的存在,有人嘀咕梦想的缥缈。我知道他让我感动,你是明白的。

    而后发现先天不足在于梦想的匮乏;尔后的茫然在于自以为的梦想越走越远,酸楚和失望。

    生活仍就那么美好,无邪的微笑,渴望的眼神,坚定的步伐,梦想的自省。看着你们,尽如此的淡定。

    ____________

    昆明快下了两个月的雨了。

    ——还相信么?

    ——我渴望!

  • 总想起你提起的:即使独自流浪,也不哭着说后悔。

    而这一切都过去了两年,那神奇的旅途也渐渐远去,我也在疏远。

    只是我在躲着你,而后只是留在了记忆里。

    可是我有什么资格,有凭什么去凭吊自己的过去,在现实中颓废。

    两年改变的太多,你向着梦想迈得更近,而我渐渐迷失自己,我后退着。

    先天不足,后天乏力,愧对于上帝的恩惠垂涎。

    公主的城堡,一定做着自己的梦,走过白日的憧憬。You are so smart!

    多么的惭愧,却又茫然执拗地空乏,没有出路。

    多么的让人羡慕,羡慕着自己没有拥有,或许永远够不着的东西。

    只是有些慌张,只是有些恐惧,只是有些放不下。

    我的公主,请允许这样称呼着吧,在那个幻境的城堡你,你是那么的美丽。

    我也记得你童年的无奈,知道生活中的无奈。可我总记得你微笑的词语和美丽梦想。

    祝福你!

  • 内外 - []2007年08月22日

    精神病专家研究表明,只要精神病患者开始关注自己以外的世界,那么他就健康了。

    也就以为着,过度专注于自己的后果,很可能是别人看来不幸的到来。

    所以啊,加倍自我挑衅,要使劲YY,坚持有氧运动

    ————————

    把一个人的联系方式彻底删除。

    我好像就是有些反复的,优柔寡断。所以给自己断后路!

    我有知觉杜撰症:某人,居心叵测

  • 月下昙花 - []2007年08月19日

    都散了吧,散了吧,各自飞巢吧
    是不是该庆祝呢,你看只是提前结束,要不赶早么。

    上海等不到,抛弃誓言;北京未果,独自沉默;成都变幻,总不得之;武汉失守,命也幸也。
    窗台挂牵牛,月下现昙花

    好多关于爱的想法和故事想说,却又不想也懒说。
    就问你一句:您家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等着吧,我等着看笑话呢,幸灾乐祸时。又为自己选择好挖掘坟用地。
    重复,重复,如是啊。想去吧,一定让你像问的主人尼采一样,进精神病院。

     

    孙大某,说了,犯罪啊。犯罪啊!

    是啊,我有罪啊!我把主耶稣的良民的另一半强暴了。我有罪啊,我追随主的惠泽,创第八宗罪。

    你饶了我吧,大家饶了我吧,我已经自首了!

    我活着,我报答你以坟尸

  • 2007年08月18日

    丝、滑、痒,乏

    幻,惘

    阴,阳

  • 天,是蓝色的2007年08月15日

    Tag:贝叶棕

    他只是个孩子,专注于自己的玩具而已。

    可他要长大

  • 明天就是365天的周年了,在bus待了一年。随后就是接着的纪念了。

    生活终归是美好的,要么怎么还在坚持着。我们恐惧,因为我们急切渴望,还有渴望下的现实中的乏力。

    我们总是告诉我们需要坚持,而往往否定的却是关于坚持的本身;我们总是希望长久,而选择放弃的往往是迫切地渴望之人:其实本来就都没有对错。即使如此有如何,我们同样祭奠着挥霍的时光,幻想着一切还可以有所转机,因为心里仍然相信曾经从你唇里发出的声音。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成立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否定所相信的呢,因为那些都是说给自己听的,又或者只是情绪所至。一切终归又回到了混沌了。于是索性直愣愣地发傻。

    祝好!

  • 许久之后 - []2007年08月05日

    Tag:贝叶棕

    许久到来之后,还有多少人能记得曾经有过一个这样的人擦肩而过

    可有什么值得怀念和记忆的呢

    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

    给你个微笑

    ___________

  • - []2007年08月05日

    Tag:贝叶棕

    当“尼采”抱着受鞭笞的马,哭泣的时候,他被送入了疯人院。

    他为马而哭泣

  • 归结 - []2007年08月04日

    Tag:贝叶棕
    一切都在于直指终结的慌乱
  • - []2007年07月30日

    梦里醒来,右臂洒满淤血,梦已模糊

    当已经不愿,或者难以表述的时候,那就是醒的时候了

    恍如隔世,毕竟只是一夜的梦了

    曾经以为不会忘记的东西,渐渐地都开始模糊了,包括曾经烂记于心的

    (“我们并没有共同经历过;我不在你的身边,当你失落的时候”曾经如是说

    于是觉得自己悲缅,毫无自知之明。)

    一切都是偶然,并非“非此不可”,而仅是“另样亦可”

    ——————

    我累了。自己也不确定还能坚持多久。一年前我说过,该是结束的时候了,现在却仍然煎熬在崩溃的边缘。

    ______

    又在下雨,让我又想起曾经喜欢雨中的茫然和无邪,还有曾经的雨

    一切都是回忆了。我已经开始远离,逃避了

  • 安生 - []2007年07月26日

    一直很喜欢安生的文字,也让人觉得苦涩,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可以得到安慰,似乎一切都可以从他的文字里说出自己不善于表达的内心感受。

    “所有没有找到同性爱人的人们,请在你们30岁之前的青春与激情燃烧完前找到真爱,不然你将自己过完这生。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但还是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就是为了写上了这句N的名言。我是理解他的,这也就象是买彩票,有人中了头彩,有人中了负彩,有人却连彩票也不敢买,结果是他们永远不会中头彩和负彩,很幸运的是这次我中了头彩。”

    ____________

    其实这样让我想起了王小波关于他中负彩的思想,还有他说话的风格。

  • 下雨 - [天空]2007年07月25日

    喜欢,下雨了

    下了快半个月了吧

    雨滴打在屋檐上,窗台显得那么宁静和安详

  •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把它安静地收藏在砚台里,我的乳牙。

  • 多大?又多小呢? - []2007年07月20日

    麻烦制造者

    毫无疑问,一切都是我的错!

    确定,心知肚明。

    ______________

    那个传说中的哲理故事,

    每次在树桩上钉上一个钉子,即使当你把它取下来,

    还是要留下伤痕的。

    可谁界定拿锤子的人呢?

    _________

    你看

    那空中的风筝,飞得真高

    渐渐消失了

    无归宿

  • 答案——分组 - []2007年07月19日

    你有八个球。其中一个有破损,因此比其他球轻了一些。你有一架天平用来比较这些球的重量。如果只称两次,如何找出有破损的那个球?

    回答:从8个球中,任意取出6个球,分为两组,过秤。

            1,如果平衡,显然在剩下的两个球以过秤,就能确定受损的球了

            2,另外的一种也是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不平衡,那么就确定了受损的球所在的位置。接下来就是在确定的那一组里,取出两个球再次过秤。那么原理同上,就可以得到受损的球为谁了!

    ——————

    你的答案呢。记得告诉大家,或者说说你对这个答案的看法。

  • 首先说说吃巧克力球的感觉

    不能太冷,太冷了就过硬;不能不低,否则就稀饭了

    过硬的后果就是,没有口感,同样没有美味,只觉得牙龈冷,还知道的确是在嚼东西,几下也就下去了,未果。

    过软嘛,就稀饭了,吃起来让人有些生厌的,也难收拾

    所以呢,从-20度拿出来的一定不要慌。记得慢慢的酝酿情绪,等你好了,冰淇淋也就差不多了。这是后就可以慢慢的享受香脆的巧克力外壳,还有香滑的内含物了。

    晚上继续享受。

    ——————————

    第二件事吧,就是买了一只鸡。按我的习惯,一般是要肉和骨头分离,骨架就留着炖汤,肉就分成小块,来续日慢慢做晚餐享受。

    当然要让自己记得,天塌下来,还是要好好吃自己的早餐的。别人对自己不好(别人为什么无故对你好呢),自己总不能太过意不去的,虽然和自己也闹闹情绪,可终归知道你就是我不分开的不是。这个问题的前提是,骷髅手里的镰刀还没有落下来之前。

    言归正传吧。整鸡基本上可以分成五部分的:鸡翅、鸡腿、胸大肌、鸡架、杂物(比如鸡抓,即脖子,鸡头)。

    鸡翅。沿着鸡的上肢的基部下到,一路切开,到关节的位置。再在关节的位置,顺势下去,鸡翅就成了。

    鸡腿。原理和鸡翅差不多,不过多一道将鸡抓分离的步骤。记住不要去切骨头,一来碎骨吃起来让人后怕;二来,刀好还是要费不少力气的。

    现在我们那白嫩美味的整鸡,已经成为了拖着长长脖子的,带着骨架的下汤料了。这个时候呢,你一定注意到了,在架子的前胸两旁,有着恨不得长在自己胸前的一大堆肉。那就是胸大肌了。提着刚才取鸡翅的位置,刀口贴着骨头往下滑,就到了鸡腿的位置了。胸大肌到手了。

    刨除这些,剩下的就可以认为是鸡架了。当然你还可以把鸡架再分分,至少我就着骨架掰,摆出了两对大关节连接位。有趣的就是你在鸡架的鸡胸位置的上步,一掰或者一按,一板软骨和后面的实骨就脆断了。而实骨再掰掰,它就彻底分离了,一点肉都不粘连。

    解剖完毕!

    ——)————

    另外呢,我今天停机了,后来又复机上了。还是冒出北京那阵停机快半年的想法——安静

  • 我不过文盲而已

    理所当然,之上的一切演算都是毫无意义的

    不想去证明他的存在或者不存在

    当然有那么一点心悸而已

    不过我确定这样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却也愈加缓解

  • 思念 - []2007年07月13日

    思念,如同衍生出来的忧伤,是中奢侈的情绪。

    ————————

    有种思念,就是寂寞

    而不忍心去想起

    因为怕让无能为力的彼此,更加的忧伤

    我明白了,学会了

    ——————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如同病态

    ———

    而这一切归结于病态和自私与无知和惘然

     

  • 雨夜2007年07月11日

    点滴滑落,点滴幻影,回忆点滴

    ———

    想我,就来看我

    ————

    生活如是写照

  • 恐惧

    忧虑

    嫉妒

    羡慕

    怯懦

    鲁莽

    贪婪

    诬蔑

    暴食

    猜忌

     

  • 对话2007年06月30日

    ——反正我是不信异地,不信网恋,不信XX之间有感情。
        (当时知道你去武汉,大跌眼镜,真傻!)

    ——那又不能证明你不是。所以我只能相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会想起我吗?在有空的时候。
    ——我很忙

  • 毕业…2007年06月27日

    你们同样踏上了离别的道路,沿着曾经我走过的那条贯穿校园的马路,还有我曾经留下的记忆和荣誉。我们走过。那些荣誉从来就让我明白,我只是多了一点幸运而已,当然我不比你们任何人差,当然我也只是合起来还过得去。

    想着你们,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和朋友一样,看着你们长大。而我也只不过是一个过客。记忆里我们应该是朋友。今天你们也就离开了那么桂花飘香的城市,那个充满欢乐和茫然,以及彼此之间的摩擦的熟悉的校园了。是否你们能记住彼此的友谊,还有那么悲伤。祝你们一路走好!

    知道吗,看着你们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自己。因为自己走过,所以那么亲近和安慰。你们是我在大学里最辉煌的记忆,也是我大学最鲜艳的色彩。记得我曾经这样走过!

    加油!

  • 这几天2007年06月25日

    Tag:贝叶棕
    从周五开始就开始闹肚子,到今天整个上午的点滴,还有这几天的昏昏欲睡,外带三天没有吃什么的东西的胃腔。
    饿却不敢吃东西
  • 习惯2007年06月17日

    习惯无所谓地把别人的发泄当作乏味的解脱,也习惯了想着某个人或者曾经的往事,一个人静静地发呆——有些期待有些伤感

    习惯戴着那条串着白色石子的黑色绳子,也习惯在走进是实验室之前把他取下,然后又习惯在睡下的时候让他在我身上入睡

     

    习惯在大街上眺望,掩盖自己的慌张和茫然

    习惯行走步伐快捷,感觉生活就该是这样,也习惯在大热天穿着旅行鞋在太阳底下行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