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烂尾楼 - [意识流]2011年07月07日

    Tag:

    不悦中冷漠

  • 为什么不回头,却仍回忆

    到头来,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更不知道回忆是为了什么的

    对自己的怜悯还是失望

    常常想如果失去自己所拥有的,该如何开始

    杞人忧天妄想,却死板进行着自己的生活,在容忍中继续

    我的田埂望不过那座山,不知道山外会是怎样的场景

    奔跑着,不停地按着俗套往前移动着

    便车搭上了,或许曾经有过

    还是留恋着这田园小景,幻想着自己把山外的景色告诉渴望的人们

    ——————

    有些渴望一场爱情的,可是却不知道希望什么

    或者某些希望自己都不齿,或者在自己的幻想中演绎着荒唐

    一个倾听者,专注于所听闻,支持鼓励着对方继续

    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不愿说起,也的确无从和不值得提起

    ————

    未曾灿烂过,却已是黄昏了

    走过的是否有过悔意

    我总记得那个女孩说的:笑着流浪,也不说后悔

    至少用漫长的3年的时候,找回真实自我的起始线

    之后挣扎着,自己的理念和现实

  • 上海人很挤,感觉很乱,找不到北的感觉——但却未能让我迷路。

    面试很糟糕,不着重点——我的第一次;

    不过还是给予一周的缓冲器,很是感激朋友的帮忙,同时也很愧疚;

    却更加自信了。

    我必须适应,未来我要建立自己的王国。

    那宅院真美,可是天价。

    什么会是指数增长,还是会是一个即将无奈退却的梦;

    如果是,那我会理解当时的你。

    我们在前行,路可以很广——360;

    同样意味着飘渺——无。

    ——

    谢谢jeffery同学!

  • 5年前4月1号晚,在微生物试验课上听人说张国荣自杀——跳楼。那时说实话,我不是很清楚此人,只是喜欢他的声音,看过《春光乍泄》,但是从来没有和其他有关联。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才发现原来是那么的亲切……。后来每次听他的声音,总心情郁静。我想我并不太了解他,我只是用自己的心去感受某些相似的情感。

    至少他曾辉煌过,也曾拥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人生无憾了吧。

    ————————————————

    看了二少的博客,直到了南康,知道他那“等到三十五岁”的绝望,自杀了!

    时常闪过轻生的念头,在随后又被遗忘。或许只是寂静的荒凉。

    或许在某个不可思议的时刻,你会忘记疼痛和害怕,得到生不如死的解脱。

    没有对错么。HIV的魔咒?

    ————————————

    我们能等多久,到什么时候,之后又能维持多久。

    如果能先走一步,就不会绝望地伤痛了。

    开始惦念其赵大哥了,那个为了爱情放弃事业,放弃父母,却最终在飞雪的上海得到一句——“如果非得辜负一方,父母、你,我的选择的是你 ”。希望你能好些吧

    ——————————————————————

    你知道昨晚我多么的欣喜,于是还是期待着四月


  • 人是否天生就充满着欲望的种子?我无法质疑和辩驳。但我知道,渴望是从人开始而非性。如果性可以得以满足的话,那么自取和他取又有什么区别呢,难道是所谓的感觉?与其说是感觉,还不如是对某人的幻想延伸;或则满足自己的占有欲,抑或被拥有的欲望。但不管怎样都是源自特定的人。这也就是“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之间的尴尬,但却都知道内心的答案。你性吗?

    缘分
    你从停车场离开,我从人行道刚踏入。这就是生活的写照吧,同一地同一时间,却或许永远没有相见的机会。而相见只因某人你散步或者抛锚,还有另外一个突发神经绕道至停车场。或许这个情节被我描述起来有些苍白和可笑,但是生活比这更加的戏剧。于是,我相信缘份,同样相信有始也会有终。

    归宿
    人们不断告诉自己亲近的人,人不可靠。可是却没有指明一条可以委婉绕过的道,因为人是群居的而且善于臆想,于是又把自己的不幸倍加地宣扬给他人。人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从来如此!无论你曾多么的受拥戴,最终还是得回归自我。当拥有的时候努力珍惜,失去亦无需惋惜和腹泻。你失去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你的哭泣和忧伤只能证明你的贪婪和自私。
    那么你遇到了缘份,就试着再续吧……


    从来我们没有为一棵树的枯忘上心,只是记忆的一个标杆。那么你一定见过为爱犬伤心欲绝的主人,更能理解为人病亡而开始恻隐与自怜了。生死或许世界上唯一无法逾越的鸿沟——一切就都湮灭了……有人得了不治之症离开了,有人诞生,这是否也是中循环。
    为自己的健康祈祷吧,尽力为健康而努力,尽管我理解饥饿的恐慌与绝望。

    安?
    安一的博客更新了,题目也变了——忘记安生!曾经的栩栩道来、深深情愫一夜恍然。是自我陶醉,还是忘我了,于是自欺欺人了?你我或许都能隐隐中有终无法回答的侧痛。
    我仍祝福他,希望他开心,哪怕真的隐居人间。对他的祈祷,或许也是对自己的关爱吧。

  • 关于“本博” 

    我时常在想,喜欢这里的不多不少而来此的博客能坚持多久,或者彻底休克,而我的初衷是坚持,一直,不因变故。可却似乎又无法把些真实的感受记录,也彻底把写日记的习惯忘记,之后也不确切地记得发生过某事。的确是种自恋和执拗问题了。换过不少的“页眉&感悟”,却始终坚持这样的标题:“生活的意义在于对渴望、理想的执著追求!往事勾勒出生命流淌过的血迹,血色火焰蔓延着生命的绵延。”

    用不了多久,或许3年,我就会被你还有自己了解了,我很期待。希望我有勇气在这里告诉你我。

    关于“不锈钢”

    很多人认为不锈钢就是不会生锈,而我想说的是:如果用来盛冲片液体,一定锈迹斑斑!——并不是任何商业描述都是可靠的,包括其他,尽管生活中的常用物无法像腐蚀铁样腐蚀不锈钢。

    关于“相机”

    我时常有买相机的冲动,但是却怕之后就会彻底遗忘自己关于“记录和感动”的冲动或者幌子,当然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手头紧。

    关于“毕业”

    据传我似乎快、可以毕业了。曾经那个寻思着退学的人,稀里糊涂的竟然走过来了,简直神叨。虽然未曾改变初衷,可曾寓言的和幻想都会在那刻湮灭么

    关于“虚荣”

    我很欣赏某人的关于虚荣描述的坦诚,当然其中或许也参杂着些无奈,就如我这样推测更本就完全建立在自以为是之上。我最见不惯的人就是,那种自我膨胀和感觉无比的虚荣态,似乎起因为刺伤了自己的某块所谓的自尊,于是自己也陷进了自我虚荣之中了。

    关于“上海”

    我听过一个最为生动和悲剧的爱情故事,发生在上海的冬天。当我每每试图把它叙述出来的时候,却害怕破坏了故事的本身,归结于自己不行于文。

    关于“工作”

    很想,很想工作,就如为了实现自己的生存欲般,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而对于社会,我还是一张空白,还是自我裁减了,却不是添色。于是归结于“无知”。

    关于“爱情”

    《金婚》让我觉得似乎在唱高调样的滑稽。可什么又是爱情呢,该坚持的,该放弃的,似乎只有上帝知道,之后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结于上帝的玩笑。真是头大——那么开始吵架吧!

    关于“一厢情愿”

    你,我同样很容易被文字和声音影响,从而进入自我幻想YY状态。而后保鲜的条件是“勿阳光直射”。

    关于“镜面说”

    这个是我对自己很多问题的一种辩解方法。比如眼高手低,我无法做到,却能很准确的判断自己的直觉;我无法发现或主动捕捉音乐,却可以沉溺其中,并衍生出某种模糊的意境和画面;我无法提出你刚才说过的想法和理论,却能用自己的观点去“解构”。这也算我不算寻找话题的狡辩吧。好吧,我承认我很闷,但却是人来疯。

    关于“城市”

    晃晃悠悠的,去过的城市有不少了吧:成都、北京、重庆、广州、深圳、南昌、武汉、昆明、贵阳。可是却发现只是在回忆里存在,我不曾属于任何一个城市,我只属于自己心灵里,连自己都无法触摸的一块——传说那是痛苦的渊源,也可以是智慧的摇篮。我喜欢那些城市的什么呢?我喜欢深圳的深南大道,却从未萌生去世界之窗的念头;我喜欢昆明的温暖,却并没觉得有春天的清新;我喜欢武汉的motel,因为她给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我讨厌广州,因为我不了她,而在那里迷失;讨厌无法走自行车的山地。有些期待上海的……

    关于“满足”

    一定有些心里变态或者童年阴影,抑或其他什么。在大街上单肩帮我外婆扛着一件大瓶装可乐,在大街中游走,目空一切。让我想起外婆告诉童年的我:想睡了,就一个人在摇篮旁,等着外婆把我抱进——我困了。那时候我多大呢,3岁,5岁?

    关于“溺水”

    那年我应该不到7岁吧,算是第一次,母亲在岸边洗衣服,我在河塘里洗澡,我试着往河塘深处走。突然,喝了两口水,也不知道咋得很快就又回到了安全位置,然后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7岁的时候,开始在河渠里学游泳,一点点的离远台阶,顺水势漂划到台阶位置。10多岁的时候,潜水进入了一个空洞类的位置,差点没淹死,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给拖上水面了。

    关于“记忆”

    我们总是对自己的记忆力表现的过于自信。此刻能深刻肯定的告诉自己已经记下了,并声称永远不会忘记,可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已经忘记了大学使用了一年的手机号,也忘记了北京使用了一年的号,那些曾经好友的名字。我不确定,当自己改名后,是不是就会忘记曾经那个使用了20多年的称呼。还好,似乎我还记得那里早已停机多年的座机号。似乎痴呆健忘还没有极端化

    关于“建议总结”

    有的问题可以问,有的不可以;在问题时,得自我思考看是否值得或者应该,当然说出自己的想法是一种交流必要。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自以为是”。的确很受用于我,过度的好奇就是伤害,包括对自己直接和间接的;那尝试若无其事或者又目空一切。我又得搬镜面说来辩护了。

    现在的我戴着眼睛,过着耳机,听着74cake背景音乐、左方一堆以后或许再也不会去碰的文献,似乎在说什么,却自己也无法说清楚、组织好,还有就是“意识流”似乎有得到了印证。似乎这样随性状态,让自己沉溺于茫然中,更是让关注的人彻底地无语——近而远之

  • 大学我爬过三次近2000m的周公山:一次集体活动,一次自己独自跑上去,还有一次也是自己睡醒后跑上(假名去看雪 )
    而这次集体爬4000m的雪山,只是想暂时地离开,就如第一次登上飞机,只为解脱。

    —————— 

    抵触
    每天起来后都要解决心理的抵触情绪,才能够迈出大门,向实验室走去。而这周基本没有去了。我确定很厌倦,还有令人厌倦的态度。当你近两年来什么都没有获得或者进展,当你都看到不可能或者渺茫缺乏可行性的,当你面对傲慢自负却毫无顾忌地推卸责任的时候,您会是怎么的情绪和状态呢。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同情以下,但是更是有些象鄙视自己一样。为什么还要继续?!


    我总记得梦之后发生一些事情,巨大的反差。第一次梦里,我们在一起;第二次,我们还是在一起。朋友告诉我记住梦是不祥的征兆,于是起来后就常常主动不去想起,之后也就忘记了。
    梦多,意味着心灵的空缺和缺乏安全感,而我一年来时常梦缠绕着——有些不醒人事的。

    离开
    离开后就会有新的天空和心境的,哪怕流浪,也不说后悔,我总记得她曾经对自己说的。我也始终怀念再次独自拖着行李来到校园,北京的开始让我记忆犹新,阳光的笑容,自信的步伐,大方的举止。而一切都离开,并在这压抑的阴影下褪色。
    但是我深信,终有一刻会爆发。就如坚持着的,“我的确以为这孩子没有前途,但是希望他梦想能拯救他的灵魂”。

    青涩
    在初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那天她母亲带她来到我们班报名。当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心跳加快,我能感觉到红热的脸,我祈祷着在排座位的时候她能和我坐在一起。那个愿望真的在那个上午实现了,我成了她的同桌。我专注于班主任报名字,以知道她的名字;我害羞地向她撇去喜爱的眼神,试图和她说上一句话。在我即将鼓起勇气的时候,她的母亲把她带去了另一个班,她转班了。而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姓名,也随后忘记了她面容和这个人,记住的只有自己那刻的心动。
    十年后,当我试图鼓起勇气试着牵起那个答应和我见面、并在北京的深冬一起吃冰激凌的女孩的手的时候,我退却了,尽管我感觉就丝毫的间距,即使我心跳加快了很多,也或许她也知道当时我的想法。我始终记得自己的主动,当我第一次在试听课上看见他的时候,我亲自递了一张纸条给她,写着“我是XX,想认识你,我的手机号码为XXX,记得给我短信”。之后很久就没有见到她了,因为我没有选那门课。为此,我特意在课间走进她上课的教室,单手敲她的课桌,随后让她和我出来一下。她害羞地涨红着脸,和我来到了凉台。我问她为什么不给我短信,她很无辜地嘀咕着。之后我们认识了。而再后来,也就是那次和她一起吃冰激凌,逛公园之后,我告诉她: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我还记得她问我喜欢什么的时候,我说这自己的过往,然后说“全都戒了”。我也记得她的签名“幸福未曾远离”。祝福她!

    慌乱
    当受到他短信的时候,我会因此高兴一整天;而没有的话,就萎靡不振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病态。下课后会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他通短信,告诉自己想他了。尽管我确定我们除了有过些不成什么的经历,但是那只不过什么都不是,哪怕一直当作自己初恋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有些内疚,所以他总能给予回复,些许安慰。可是除了可能的他习惯的一夜情,什么都不是。“快乐就好,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吃烧烤的时候他常提到的词语,而我告诉他我五年后要留学。(现在的确验证了他说过的,正如他走过的悲痛一样)
    那时候我离开了大学来到了北京。那个时候会在下课后狂奔,之后在洗浴盆前流泪,告诉自己又想他了。那个时候会在下雪的时候,幻想着我们有同样的机会。生活就是这样吧,有些人无法忘记,无暇顾及对错。就如很不开心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他一样。那只是一个纯真的梦境,让自己得到片刻的麻醉和安静。

    陶醉
    当自己写着自己都感动落泪的书信的时候,似乎生活就是一颗救命的稻草了,整整八面,四页,还有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只是那只不过一个短暂的梦,一场彼此需要的安慰,尽管我仍然被动。那半年里,彼此之间的记忆已经成了一个意象:八宝山侧角的一堵三角墙还有旁边昏黄的路灯;还记得他说过至今让我感动的一句话。
    只是曾经关于未来的所有规划,还有海上的幻境都没有征兆下消失,之后再次重现的时候却没有了,剩下的还有心中的某些幻象。
    半年后我借道看望了他,去了一趟观音寺。我没有提起他曾告诉我他求的一对信物,也没有提起有关情感的点滴,只有生活的点滴。记得的是自己的调皮和倔强:因为住持那三声平安钟。而后她敲了不下六下,我很虔诚。

    <待续>

    ——————————

    当试图去捡起曾经深刻记忆的碎片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抵不过时间的荒废,剩下的唯有“自己记得曾经有”一种真实和深刻的触动,但很多时候也只是记得是有过“触动”,而褪去确切的内容了。

    于他,我燃尽了最后一点薪火,我也只会爱着他的了;在理性和感性中挣脱轮回和自嘲,让我想起“痛并快乐着”无奈地殇。

    ——————

     圣诞快乐!

  • 翻开实验笔记,看着上面的日期,竟然已过半年。似乎每年年底总有些异常的感受。这是第二次了。
    回想下过往,又是一年,一个了结。
    ——————————————

    酒尽,茶凉。
    想起朋友说过的话,有两种话一定不能听:酒桌的、吸毒的。

    昨晚据称是为了聚餐,反正一起吃饭了。本想还是去看看场子,但是还是不喜欢。有人神吹,因为这样才有可以吃下去的气氛,我就自个吃,只敬女同胞一杯酒。但是问题我们可以选择不参加,因为说得些都是恭维的鬼话。之后呢,大家似乎都各顾各的了,有人喝醉了也没怎么搭理。倒是我照顾着场子,与大堂经理协调打破杯子的事情,关于结帐折扣。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还是愿意和朋友一起简简单单地,喝酒那是情景性的。所以以后就不参加这样的非必要的应酬活动了,去了也就照顾自个的胃口了。

    ————————————

    我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眼高手低的人,当然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并不去为此强加于别人,强加的是自己。是不是就是短暂的现实与不久的将来的差距的杞人忧天。完美,就得付出心力不及的失落。

    ————————————

    酒尽,茶凉

    当我从板凳上睡醒的时候,人去楼空,只身一人沿着陌生的路,凭着记忆而行。这天是班里中秋聚餐。

    一年之后,当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都散了。我跟在后面,有些尴尬。因为似乎我作为师兄有些失态了。据忆这日是中秋。时间相隔一年,地点隔河相望。

    数年后,当我的搭档请我和她朋友一起聚餐的时候,我喝醉了——竟然失声大哭。她关切地说,有什么不开心的,我们出去走走吧。我让她送我回寝室,之后把他们都拦在门外,独自睡去。我需要的只是安静地入睡。在这数月前,我和大学好友在操场抱着啤酒喝,之后抱着落泪。我告诉他:如果这年我还没有找,那么我就是了。

    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不群的和些许的孤傲,因为我在嘲笑和讥讽,我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原始的直觉和理解心态。来了,又离开,不曾留下些许,只有数人,渐渐地消失在曾经的记忆里,继续着自己现在的重复。害怕的不是孤独,而是自己找到自己了。

    我想,过于注重内心的人,就会过于敏感,很容易被感动,也很容易泪眼婆娑。但是我知道自己是异常坚强的,超过自己的想象。就如曾经少年赶集路上,自己的勇气吓怕了一群比我大试图敲诈的少年。只是自己在为远离的梦——不知所措。

    总会冷不丁想: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长大的人,是种幸福还是一种意外。从我懂事开始就如此,我不曾依赖任何人,包括父母。这种性格也包含着对只对是非,而非立场的冷酷态度。而自小缺乏适当爱的人,拥有了异常的理智后,似乎无法左右感性。

    ——————————————

    酒为兴,茶知己

    淡淡如是

     

  • 反复 - [意识流]2007年12月03日

    来来往往,起起落落

    得失,渴望与现实间反复,颠覆

    无所谓对错,也无所谓过往,有过的只是时间的滑过

    大家自己各自保重。

    为了遗忘,一定借口忘不了。

    曾经烂熟于心的东西,也会慢慢遗忘,剩下的是对那时深刻记忆状态,而不是内容的本身。

    翻过一座山,就别有天地。

    固执、偏执、亵渎、推翻,反复。这就是盆地

    本不该有的幻想和诚挚,否则承诺就是背叛的开始,执行的却是承诺人本身

    反复

    请一定相信它的真实。也请相信此刻

    不是不明白,只是看到结果还是不愿意去接受,即使你早早知道或者只是直觉

    索性一切看来皆偶然缘分罢了

    所以无所谓离别,也无所谓道歉,谁知道时间的再次回归的时刻,我们彼此做着怎样的感触呢

    时间就是彼此的见证和归宿

  • 当我们看着天边成群飞过的和平鸽的时候,油然而生触动。而我却歇斯底里地看着,笼里的零乱和闷臊的气息,还有鸽子回归后的再次重演。

    生活就是望着上边,忽视下面的选择性体会吧。于是生活也本该洒脱地学会掩饰,结果有两个,一者忘记了自己,一种发现了自己。后者发现了生活的新的空间,付出些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渴望的生活或者更加接近。而我们更多地希望做后者吧(么?)。

    当自己认为找到了答案了,一定是荒废了,偏执。我们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过去经历的和发生的自我感受。在现实和脑海中不断调整,有的漂突了,有的嗅触了。

    可说了些还是不知道需要确切表达的东西,或者自己不愿意去承认。就像你必须杜绝呼吸,维持眼前的原味。赌气也可以成为存在的理由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哪怕彼此都讨厌的流感。

    坐在院落里看着夕阳,享受着夕阳的余热和美好,忘却了自己的苍白,淡忘了曾经苦苦思索的,抛弃了曾经固执的——淡定,让他人忘记此人的存在。这些似乎更确切地为歇斯底里的臆度症。

    一个螺旋的轨道,没有方向性,永远不可能接近,而是愈加地遥远,不比交叉后的平行线。

    我,还有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原因在于只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别人说爱你的时候,你不屑一顾的逃走;又如之后你成为了其间的主角。

    生活在这个物质社会或者说经济社会里,这样的想法似乎让人彻底绝望,因为佣人单位会更加担心付出额外大得多的代价。也有可能其他的,就如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我们不都是这样么。

    偏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