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人很挤,感觉很乱,找不到北的感觉——但却未能让我迷路。

    面试很糟糕,不着重点——我的第一次;

    不过还是给予一周的缓冲器,很是感激朋友的帮忙,同时也很愧疚;

    却更加自信了。

    我必须适应,未来我要建立自己的王国。

    那宅院真美,可是天价。

    什么会是指数增长,还是会是一个即将无奈退却的梦;

    如果是,那我会理解当时的你。

    我们在前行,路可以很广——360;

    同样意味着飘渺——无。

    ——

    谢谢jeffery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