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泡沫 - []2008年01月22日

    音乐是从小涯那获知的,因为喜欢,就从临时文件中找出来了,还是无法告诉你听到这样音符的感受,貌似天堂的召唤。
    自己越来越执拗了,又不得法的迷失,想消失逃离。这就是他们提到的苟且残喘……

    ——————

    状态很差,精神恍惚,时常想起朋友崩溃时的不知所措,时常在梦里流过的一些画面。没有想改变的动力和努力尝试,神经可能有些衰弱,生理状态长期有些异常,就像告诉朋友的那样,此刻我只是一个“泡沫”,随时面临崩溃,我需要的只是安静,不去问为什么。

    新年了,快三年了,不曾沉淀太多,只是断断续续的过往和自恋,没有来得及纪念,已是悼念。来来往往,以为不会改变的自己,也已经分裂,淡淡的,犹如曾经“行”说过的“等死”,又如开始把此人遗忘,如此反复,变换着主角。

    往事变得模糊,现世愈加茫然——断断续续,手中空无一物……

    ———————————

    夜深的时候听着这样舒缓的曲调,往事悠悠徐来,不带太多的情感,只是随曲而动,心情有些安适踏实的。曾经想过的,现在仍然会想着,只是自己明白自己的归宿,就如自己不明白的那样——执拗、偏执

  • 考研日2008年01月19日

    Tag:龟苓膏
    好运!
  • 贺年卡 - [天空]2008年01月09日

    试图删除一些代码,比如手机号码和联系方式等等,以让自己忘记一些东西,之后又设法寻找,这就是我的反复。

    ——————————————————

    Yea是一个很有创意,又细心的大男孩,还记得相识的日子,
    而我只记得那是一个夏天,还有下西南边陲的客车,
    还有他的坦诚。

    他的文字还是那么充满诱惑、思考。

    还是那么欣赏他,喜欢他的手迹,
    或许应该曾经真的喜欢过他,
    只是不曾有过勇气。

    “该走的不再来,一切如此。也许,这是唯一不戏剧性的地方。
                                                          —— 2005年8月8日”

     ——————

    小撒是一个单纯而充满活力的小男孩,
    我时常在想那时的我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这或许就是时光的流逝吧。

    “If you happen to pass by 84 Charing Cross Road.
    Kiss it for me! I own it so much!" 

    ————————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祝福,有你们真的很快乐。

    尽管,或许某一天我们会刻意或者意外失去彼此的联系,
    但始终能记得曾经这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