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我爬过三次近2000m的周公山:一次集体活动,一次自己独自跑上去,还有一次也是自己睡醒后跑上(假名去看雪 )
    而这次集体爬4000m的雪山,只是想暂时地离开,就如第一次登上飞机,只为解脱。

    —————— 

    抵触
    每天起来后都要解决心理的抵触情绪,才能够迈出大门,向实验室走去。而这周基本没有去了。我确定很厌倦,还有令人厌倦的态度。当你近两年来什么都没有获得或者进展,当你都看到不可能或者渺茫缺乏可行性的,当你面对傲慢自负却毫无顾忌地推卸责任的时候,您会是怎么的情绪和状态呢。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同情以下,但是更是有些象鄙视自己一样。为什么还要继续?!


    我总记得梦之后发生一些事情,巨大的反差。第一次梦里,我们在一起;第二次,我们还是在一起。朋友告诉我记住梦是不祥的征兆,于是起来后就常常主动不去想起,之后也就忘记了。
    梦多,意味着心灵的空缺和缺乏安全感,而我一年来时常梦缠绕着——有些不醒人事的。

    离开
    离开后就会有新的天空和心境的,哪怕流浪,也不说后悔,我总记得她曾经对自己说的。我也始终怀念再次独自拖着行李来到校园,北京的开始让我记忆犹新,阳光的笑容,自信的步伐,大方的举止。而一切都离开,并在这压抑的阴影下褪色。
    但是我深信,终有一刻会爆发。就如坚持着的,“我的确以为这孩子没有前途,但是希望他梦想能拯救他的灵魂”。

    青涩
    在初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那天她母亲带她来到我们班报名。当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心跳加快,我能感觉到红热的脸,我祈祷着在排座位的时候她能和我坐在一起。那个愿望真的在那个上午实现了,我成了她的同桌。我专注于班主任报名字,以知道她的名字;我害羞地向她撇去喜爱的眼神,试图和她说上一句话。在我即将鼓起勇气的时候,她的母亲把她带去了另一个班,她转班了。而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姓名,也随后忘记了她面容和这个人,记住的只有自己那刻的心动。
    十年后,当我试图鼓起勇气试着牵起那个答应和我见面、并在北京的深冬一起吃冰激凌的女孩的手的时候,我退却了,尽管我感觉就丝毫的间距,即使我心跳加快了很多,也或许她也知道当时我的想法。我始终记得自己的主动,当我第一次在试听课上看见他的时候,我亲自递了一张纸条给她,写着“我是XX,想认识你,我的手机号码为XXX,记得给我短信”。之后很久就没有见到她了,因为我没有选那门课。为此,我特意在课间走进她上课的教室,单手敲她的课桌,随后让她和我出来一下。她害羞地涨红着脸,和我来到了凉台。我问她为什么不给我短信,她很无辜地嘀咕着。之后我们认识了。而再后来,也就是那次和她一起吃冰激凌,逛公园之后,我告诉她: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我还记得她问我喜欢什么的时候,我说这自己的过往,然后说“全都戒了”。我也记得她的签名“幸福未曾远离”。祝福她!

    慌乱
    当受到他短信的时候,我会因此高兴一整天;而没有的话,就萎靡不振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病态。下课后会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他通短信,告诉自己想他了。尽管我确定我们除了有过些不成什么的经历,但是那只不过什么都不是,哪怕一直当作自己初恋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有些内疚,所以他总能给予回复,些许安慰。可是除了可能的他习惯的一夜情,什么都不是。“快乐就好,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吃烧烤的时候他常提到的词语,而我告诉他我五年后要留学。(现在的确验证了他说过的,正如他走过的悲痛一样)
    那时候我离开了大学来到了北京。那个时候会在下课后狂奔,之后在洗浴盆前流泪,告诉自己又想他了。那个时候会在下雪的时候,幻想着我们有同样的机会。生活就是这样吧,有些人无法忘记,无暇顾及对错。就如很不开心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他一样。那只是一个纯真的梦境,让自己得到片刻的麻醉和安静。

    陶醉
    当自己写着自己都感动落泪的书信的时候,似乎生活就是一颗救命的稻草了,整整八面,四页,还有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只是那只不过一个短暂的梦,一场彼此需要的安慰,尽管我仍然被动。那半年里,彼此之间的记忆已经成了一个意象:八宝山侧角的一堵三角墙还有旁边昏黄的路灯;还记得他说过至今让我感动的一句话。
    只是曾经关于未来的所有规划,还有海上的幻境都没有征兆下消失,之后再次重现的时候却没有了,剩下的还有心中的某些幻象。
    半年后我借道看望了他,去了一趟观音寺。我没有提起他曾告诉我他求的一对信物,也没有提起有关情感的点滴,只有生活的点滴。记得的是自己的调皮和倔强:因为住持那三声平安钟。而后她敲了不下六下,我很虔诚。

    <待续>

    ——————————

    当试图去捡起曾经深刻记忆的碎片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抵不过时间的荒废,剩下的唯有“自己记得曾经有”一种真实和深刻的触动,但很多时候也只是记得是有过“触动”,而褪去确切的内容了。

    于他,我燃尽了最后一点薪火,我也只会爱着他的了;在理性和感性中挣脱轮回和自嘲,让我想起“痛并快乐着”无奈地殇。

    ——————

     圣诞快乐!

  • 翻开实验笔记,看着上面的日期,竟然已过半年。似乎每年年底总有些异常的感受。这是第二次了。
    回想下过往,又是一年,一个了结。
    ——————————————

    酒尽,茶凉。
    想起朋友说过的话,有两种话一定不能听:酒桌的、吸毒的。

    昨晚据称是为了聚餐,反正一起吃饭了。本想还是去看看场子,但是还是不喜欢。有人神吹,因为这样才有可以吃下去的气氛,我就自个吃,只敬女同胞一杯酒。但是问题我们可以选择不参加,因为说得些都是恭维的鬼话。之后呢,大家似乎都各顾各的了,有人喝醉了也没怎么搭理。倒是我照顾着场子,与大堂经理协调打破杯子的事情,关于结帐折扣。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还是愿意和朋友一起简简单单地,喝酒那是情景性的。所以以后就不参加这样的非必要的应酬活动了,去了也就照顾自个的胃口了。

    ————————————

    我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眼高手低的人,当然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并不去为此强加于别人,强加的是自己。是不是就是短暂的现实与不久的将来的差距的杞人忧天。完美,就得付出心力不及的失落。

    ————————————

    酒尽,茶凉

    当我从板凳上睡醒的时候,人去楼空,只身一人沿着陌生的路,凭着记忆而行。这天是班里中秋聚餐。

    一年之后,当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都散了。我跟在后面,有些尴尬。因为似乎我作为师兄有些失态了。据忆这日是中秋。时间相隔一年,地点隔河相望。

    数年后,当我的搭档请我和她朋友一起聚餐的时候,我喝醉了——竟然失声大哭。她关切地说,有什么不开心的,我们出去走走吧。我让她送我回寝室,之后把他们都拦在门外,独自睡去。我需要的只是安静地入睡。在这数月前,我和大学好友在操场抱着啤酒喝,之后抱着落泪。我告诉他:如果这年我还没有找,那么我就是了。

    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不群的和些许的孤傲,因为我在嘲笑和讥讽,我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原始的直觉和理解心态。来了,又离开,不曾留下些许,只有数人,渐渐地消失在曾经的记忆里,继续着自己现在的重复。害怕的不是孤独,而是自己找到自己了。

    我想,过于注重内心的人,就会过于敏感,很容易被感动,也很容易泪眼婆娑。但是我知道自己是异常坚强的,超过自己的想象。就如曾经少年赶集路上,自己的勇气吓怕了一群比我大试图敲诈的少年。只是自己在为远离的梦——不知所措。

    总会冷不丁想: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长大的人,是种幸福还是一种意外。从我懂事开始就如此,我不曾依赖任何人,包括父母。这种性格也包含着对只对是非,而非立场的冷酷态度。而自小缺乏适当爱的人,拥有了异常的理智后,似乎无法左右感性。

    ——————————————

    酒为兴,茶知己

    淡淡如是

     

  • 反复 - [意识流]2007年12月03日

    来来往往,起起落落

    得失,渴望与现实间反复,颠覆

    无所谓对错,也无所谓过往,有过的只是时间的滑过

    大家自己各自保重。

    为了遗忘,一定借口忘不了。

    曾经烂熟于心的东西,也会慢慢遗忘,剩下的是对那时深刻记忆状态,而不是内容的本身。

    翻过一座山,就别有天地。

    固执、偏执、亵渎、推翻,反复。这就是盆地

    本不该有的幻想和诚挚,否则承诺就是背叛的开始,执行的却是承诺人本身

    反复

    请一定相信它的真实。也请相信此刻

    不是不明白,只是看到结果还是不愿意去接受,即使你早早知道或者只是直觉

    索性一切看来皆偶然缘分罢了

    所以无所谓离别,也无所谓道歉,谁知道时间的再次回归的时刻,我们彼此做着怎样的感触呢

    时间就是彼此的见证和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