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我们看着天边成群飞过的和平鸽的时候,油然而生触动。而我却歇斯底里地看着,笼里的零乱和闷臊的气息,还有鸽子回归后的再次重演。

    生活就是望着上边,忽视下面的选择性体会吧。于是生活也本该洒脱地学会掩饰,结果有两个,一者忘记了自己,一种发现了自己。后者发现了生活的新的空间,付出些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渴望的生活或者更加接近。而我们更多地希望做后者吧(么?)。

    当自己认为找到了答案了,一定是荒废了,偏执。我们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过去经历的和发生的自我感受。在现实和脑海中不断调整,有的漂突了,有的嗅触了。

    可说了些还是不知道需要确切表达的东西,或者自己不愿意去承认。就像你必须杜绝呼吸,维持眼前的原味。赌气也可以成为存在的理由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哪怕彼此都讨厌的流感。

    坐在院落里看着夕阳,享受着夕阳的余热和美好,忘却了自己的苍白,淡忘了曾经苦苦思索的,抛弃了曾经固执的——淡定,让他人忘记此人的存在。这些似乎更确切地为歇斯底里的臆度症。

    一个螺旋的轨道,没有方向性,永远不可能接近,而是愈加地遥远,不比交叉后的平行线。

    我,还有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原因在于只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别人说爱你的时候,你不屑一顾的逃走;又如之后你成为了其间的主角。

    生活在这个物质社会或者说经济社会里,这样的想法似乎让人彻底绝望,因为佣人单位会更加担心付出额外大得多的代价。也有可能其他的,就如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我们不都是这样么。

    偏执

  • 曾经我说过,当我们步入20的时候,渐渐就有亲近的人就要划过我们的心境,留下的只是模糊的记忆了,也许忙于奔波和追求的我们渐渐疏远和淡忘那些曾经岁月的远离。

    ——————————————————

    当我还没有记事的时候,我的叔叔去世了,白血病。而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就是田坎上的那次走过。而我却始终不确定是梦还是真实。只是那时他抱着襁褓中的我。

    后来当一切安定下来之后,当我开始自己大学的日子里,又陆续地离开了数个亲人。

    时间渐渐少了,很少很少了。之后一切就不曾拥有了,面对那一瞬间,所有的怨恨和喜悦,怀疑和猜忌,现实与等待,理解和追问。不知道离开之前都曾充满些幻影的,那窗台的蛇影;还有生前的无端猜疑。或许只是死亡对于生地召唤吧,于是那就成了一种归属吧。而我更加喜欢,他们些走得那么安详,我还记得他们那时红润的笑容、知命的豁达。

    大学里有病毙的,有跳楼的,有被谋杀的。还有高中中毒意外死亡的。只是那么一瞬间,也许上午还一起说笑呢,尔后就成了永别。

    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地脆弱。

    我想我是不是过于冷漠了和无耻了,竟然把师妹逗“哭”了,我看着她红着眼脸跑出去了。因为我说死也就那么回事的,活着或许也是死了;因为正在说身边一个不到20岁的女生癌症晚期;因为当他们说,还没有体会什么是人生的时候,我反问到,我们知道么;因为我说,如果是我要死了,我不害怕也不难过,只是有些怕见亲人难过。

    当两年前见到朋友在医院被医生强行绑在担架上的时候,我抱着眼前的人就痛苦,抽搐。之后平静,渐渐疏远,忘记一切。忘记,至少不再提起是对他的尊重。

    人活着,有了可能,又有着无限的欲望;死了,什么都没有了。痛苦是因为失去么?那么死亡是最为残酷和彻底的吧。

    而生不如死,就是种解脱——死得痛快彻底……

    而生着寻找解脱的方式,分享着。坚持或者本身就是种固执和偏执,为什么不呢。最后在阳光下,对着一缕微笑,那是挚爱的道别。

    ————————————————————

     感恩节快乐!活着的人们,因为我们还活着

  • 关于所有的一切,或许只是一场幻觉,自己骗着懦弱的自己。

    或许我只是需要一个简单的理由,得以依靠。

    梦总会很长,醒来就空了。

    对着最后的一缕阳光微笑,就是完美的谢幕。

  • 首先要说的是,治病就像把成群往家里撞的狼,一只一只的打死。但为什么不把院门关上呢?

    这就是今天要说的关于冬季预防感冒的一点小tip了:少吃油炸、高温烤制食品(当然也包括很有大量防腐剂、硝酸盐类的腌制食品了)。这些油炸的食品,包括薯条、薯片、炸鸡腿之类的;高温烘烤的包括饼干、面包之类的。且不说营养没有,甚至含有致癌物质,还有它们会破坏体内的维生素,而维生素是体内维持正常的免疫能力的重要因子。因此平时过多的吃这类垃圾食品,就会让身体免疫力下降,在冬天表现尤其明显,如过多吃饼干让嗓子干涩,上火,继而引发感冒症状。这里不是说吃饼干能让你感冒,而是饼干让你的体内维生素损耗,继而降低免疫力,在冬季更易受流感困扰。

    话又要回到文章的开始了。对于这类感冒,想吃些青霉素V钾和Vc银翘片之类的痊愈,基本没戏。因为狼不停的往你家赶,你得不停吃药才能控制住。所以想办法关院门,提高免疫力才是关键。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要远离上面提到的油炸和烤制食品,多进食富含维生素类水果或蔬菜,同时配合饮用少量多次地大量应用水,促进体内代谢,尽快恢复正常的免疫能力。

    冬天到了,大家要注意保重身体。不要象我样,不小心还是把咽喉炎沾染了,继而又引发感冒症状,流鼻涕。鼻涕是清的,不是稠的,留下之前是没有感觉的,流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了,貌似一泻千里……不信我可以让你验!

    ——————————————————————

    今天意外,也很高兴能收到高露洁的婉言拒绝的邮件。尽管我也知道,其实或许这份邮件也只是系统到最后的时间点,给予应聘者地积极参与的一种感谢和回复,或许每一个人都能收到一份这样标题为“Thank you!”的邮件,但是我仍然很高兴。

    以下是邮件的内容(模版内容吧,呵呵)

    (还有一个感触就是,其实学会用简单的词汇表达自己的意思很重要,也很受用)

    Dear XX:
    Applicant ID:XXX
    Thank you for giving us the opportunity to review your resume, we are impressed by your experience and there is no doubt that you have the potential to be developed in many aspects.

    It’s difficult for us to make a decision when facing so many excellent applicants; after careful consideration, we think the current opportunity is not suitable for you. Please understand that this is not a negative evaluation of your accomplishment, but rather a reflection of our unique hiring needs.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interest in Colgate. Wish you every success in locating a challenging career opportunity in the future.

    Greater China Recruitment Team
    Colgate-Palmolive

     ————————————————————
    哪天或许我应该汇报下我现在的情况了,尽管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有这样的准备终归是好事吧),因为快三年的没有目的的没有激情的时光就这样把我的青春,如同大学长的时光,活活淹死——心痛!乏力。

    我想,终归是时候验证或考验自己勇敢的时候了……

  • 因为明天就是单身节,所以我赶在这之前记下这第一个周年纪。

    还记得那两个转述的故事:一天我和朋友在街上转悠,突然手机响了,我就说你手机响了——不。不是我的,我的才18和弦,这可是32。(一个乞丐坐在我们的路边!);一天还是我和这个朋友,被街上的小乞丐纠缠,我朋友说,再不走我就把你的钱抢了,并作出了要拿状。(小乞丐跑了。)
    其实听故事的时候,我们都是很放开的笑,没有任何深究其他。我的生活和态度表面过于呆板,缺乏激情——其实我知道,只是思维有些严谨和追根问底;过于在乎对方对言语的反应。当你激情言辞的时候,我是多么地欣赏,就如喜欢悄悄地试图模仿二少两的调侃,而我或许会把些玩笑当真,也怕你把我的玩笑当真,于是有些沉闷和冷场了。我们该是可以更加坦诚和放松的,因为我爱你!

    而每当想起"我爱你”的时候,我有开始嘲笑自己的自卑了。记得你告诉我你买了一件270的JJ衬衣,我口无遮拦的说——你真有钱!其实那也是我对于物质的口头禅,因为我买过最贵的东西也没有超过,因为我知道一件面料很好的衬衣成本不过70元,而我现在也知道其实我也想和你一样同时拥有。当明白生活背后,该会是一种嘲笑和乏力吧——因为其实也做不了什么的,还是得买。
    还记得有一次,在成都一个朋友问我,明天我们去买衣服吧。我说不了,我不缺……其实我怕自己舍不得,因为他穿的都是JJ之类的服饰,我怕尴尬。当然我也知道背后的意思的——只是谢谢他。

    ——————————————————————————

    早上一早起来,到了昆明的一个刚成立的义工组织,参加简单的面试,而后觉得并不喜欢。或许自卑肉体,在眼睛中却泛着卓越的傲气。每个人对于外部世界的反应或许更多的映射出自己的记忆和欲望,更高的层次是对于人生的深刻思考和回味。

    之后,这个时间段让人说起来丧气,一个简单的会开了3.5小时!中午饭也吃不成了,直接和其他几个人参加一个市团委组织的一个关于YBC的论坛(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对其没有什么感受,不过还是长了些见识的——不是个人拥有的资源,而在于对相关资源的知晓、影响和整合。而渴望的只是一个体面、简单的二人生活。5:30出会场,一个人晃荡,偶尔望着天空停顿发呆、傻笑。

    我想我该是不差的吧,因为自卑的我总能看到别人的自负和泛泛,而我是不是也因此被排斥呢。我原来和一个朋友说,我用自己的生命放在自己的优秀上,而我害怕突然失去知觉。

    那天晚上我破天荒地哭得伤心,拍着桌子责问和谩骂。而我不会告诉你为什么,因为那是心里永远的痛。于是连选择放弃,也没得选择。当泪水划过的瞬间,你出现在我眼前,想着在一起的短促和平静。每当想到自己在自卑阴影下勾画出的幻想场景,我无言以对——只有忘却。

    7:30去得胜桥,吃了“豆花米线”“卤混沌”,怀念的只是一种简单的味觉。8:00到了据说打折中的JJ,试身了一件休闲西装,原来很挺拔和帅气,尽管我一直都坚信外在修饰是可以很容易跟上时尚的,因为我不差内在。不过自己的确有些瘦弱的,尤其是脸部的过敏和干燥,哪有那副不合时宜的框架。在物质里,我总是会迷失和茫然。

    面对工作有些仓忙的,因为手下毕业的试验尽然还没有进展!把资料整理下,其实是那么的空瘪,尽管我一直很清楚地看着自己。可是,如果将自己比喻成一个需要呵护的幼苗,一定要遭人挖苦的。那又怎样呢?更多的人是对着绿荫幻想,而我想着是其背后的偶然和支持,而后开始嘲笑忘记历史的自负郎。可我凭什么呢——又什么资格?!

    考研倒计时了,明年的一月多。多么期待,又害怕,期待着你的凯旋,顾及着我的失业。两年前的那个时候我过于悠闲,过着猪狗样的生活,期待着新的环境和新的生活。两年后为没有认真找一份真正的工作是实习工作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地支持着。很想的时候,偶尔道声“晚安”,还是习惯睡前伴着你入睡。

  • 曾经我以为,我所学到的我可以用一周把它传授给希望了解的人,我至今不确定这是种无知地张狂还是自信地空瘪——因为的确我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却同样对于太多有着体会和感受的期待,而我很庆幸总能很快理解并开始对等的交流。这也就是我总是很期待知道别人的经历和见解的初衷,而显然同样显得幼稚和乏味。

    我们带着面具生活,其实最重要的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灵魂。走过的路途,没有太多人能记得曾经切身的感受,也没有太多人愿意告诉别人,因为那里有最柔软的地方,也有人性脆弱的印记。习惯了关注成功的我们,似乎开始更加关注其背后的真实,当然真实过后你必须成功,最好是成为大众幻想和追忆的对象。这也就是当我听到成功人士说到,“除了做这个我还能做什么”的时候,真切体会他当时的心境和现在的淡然。

    其实我们都没有多么值得骄傲,如果把一切放在流动的时间长河了。我并不是说,悲观有什么好,当然不知道悲观痛苦之后的无奈,也就不会知道生活中的乐观,这样就是童年的单纯和成人的单纯有着本质的区别吧。从我的生活哲学的角度而言,其实人生就是悲观的,而后才又悲壮和伟大,这就是“往事勾勒出生命流淌的血迹,血色火焰蔓延着生命的绵延的”诠释。或许我理解有问题,但不管怎样,当我们看到那么多人成功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忘了有那么多的平常人,而前者更多时候是我们幻想的,而后者是我们忽略的。从资源的角度来说,注定只允许少数人能成功,否则,把钱都散了,就没有富人了。但谁决定了呢?这就是所谓的坚持吧,而坚持之后更多的时候同样的失败。对于这些我无法解释的问题,我习惯归类为“缘分”和“命运”,那只是上帝的安排和一个轻轻之吻。

    那再看看这样的情况吧,如果每个人都坚持着,都被上帝眷顾着,那么您又能成功吗?我们做这样的一个比如,假设有块蛋糕,又是个人分享,那么也就没有差别;如果以坚持的等待为依据,那么我可以躺下来驱散时间;如果是搏斗,那么这只能归咎于你成长,你成长中练就的力量和营养堆积起来的强健,当然你也可以想办法借刀杀人,坐收渔翁之利。其中演绎出来的东西过于复杂,我也想不明白,就像我时常想却不得解关于我们身边的社会的演绎规则。但不管怎么说,正是大多数人的退出,所以有了少数人的成功,少数人才能得到聚敛资源,获得得以炫耀的资本。这也就是我理解为什么从灵魂出来地真正成功的人,才能体会到无奈和茫然的真谛,也同样看到人性苍白。而在荒远的沙漠和单纯的绿地里能绽放人性的花朵,等待他们的浇灌。

    现实中我们更多听到的是愤怒和呵斥,而却少有冷静的领袖。在商业的社会中,我们可以用金钱作为诱饵,博得无数勇夫和力士实现我们所期待的。但是我们同样发现,通过授予必要的技能能很好的完成所期待的任务,但是却越加乏力,于是上升至文化的熏陶和认同。暂且我们认为那是于洗脑区别的。对于没有心灵支柱的人来说,那是种恩惠;对于拥有的人来说,他们能理解并欣然维护。而区别在于后者是本我的活着,他们快乐与悲伤源自心灵的召唤。对于一个徘徊在安全和温饱之中的人来说,反应会更加接近于文盲般的茫然,却缺少他们对知识的渴望的欲望。

    商业社会关注的是利益,而我们不得不关注我们的生活和安全保障,还有欲望实现的保障。这让我想起了《后现代消费时代》中关于需求的争论:需求是宣传出来的,还是本身的需要。我们三餐之后我们可以吃薯片、喝饮料、吸烟、娱乐,除了遮羞的需要,还有装饰、炫耀、个性需要,而又有太多的需要越过了生活的意识圈后仍对于自己未知的世界,总是我们有着同样很多的需要,甚至是无限的多。之后我们蔓延出嫉妒和茫然失落的体验。

    显然如果我们能做到理智地坚持和聪明地搏斗,我们总能制造出很多的需要,之后你就是利益的受惠者之一。而在于彪悍群立的金钱树下,何况智力还没有发育到“太极”状态,加上无数他人的保留,你蓄积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和适宜的平台的。这就是无限可能的由来么。

    时间把太多的人驱赶出了这片林子,更是自己画饼充饥的垂涎所致,之后演绎出另一片草地。胜者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已是被虎虎视眈眈。这就是猫对狗的愤怒挚言:还好我没有教你爬树。

    ———————————————————

    此刻想说的是:继续写给你看,赖着不走,那也是我的需要;(依恋网路和寄托罢了)

                       其实更多的人渴望是被关注和同情,而更多的人更关注自己;(我也不过如此自恋和自卑)

                       更多的人希望从别处窥见幸福的颜色,顺势把自己置于那个位置;

                       互相取暖,该是多么地温暖。

    ——————————————————————————

    既然仍然是没有结果,也想不明白,之后也就不再去想了,只是得意的时候提醒自己。那些关于人生的东西都是头大的东西,谋杀的自杀。我已经很是知足,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有些贪婪,所以有些尴尬。

    我拥有的我是多么的珍惜,以致于让自己疏远,我怕失去,却还是还是丢了。

    我总是生活的茫然者,找不到鼓点的流浪汉,沉溺于自己而错过生活。在北京的时候没有觉得,有那么的机会,而现在同样觉得生活在荒漠的昆明。也如同大学毕业后才真正接触网络一样幸喜和稚嫩。

    ————————————————————

    树立数个目标,往前走,把时间一格格地定格,慢慢的时间就过去了,你也不再失落和痛苦了。

    始末,之前,有太多的乾坤。

  • 2007年11月02日

    Tag:贝叶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