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苍蝇还是蚊子是个问题,有没有翅膀是关键。到底是没头的苍蝇,还是没有翅膀的蚊子呢?前者没头却安静过着残羹的生活,后者没有能力却到处吆喝。而我好像就是之中的一个。那个都是一种可悲和慌张。

    我总是以为能力是从工作中锻炼出来的,而我偏颇了;我曾经以为沿着设定好的路就会有出路,而后自己开始厌恶和怀疑。 而我发现广告的后遗症,连现在的工作也存在,又让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视野狭隘。但是我确定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只是要达到我需要成长,需要不断的壮大,之后才有机会和能力。努力成长——其他的交给宿命吧。

    对于专业性很强的行业来说,专业和学历是极为重要的背景,而生命科学就是这里面尤其强调的,而我知道自己不能胜,更有现在已经不喜欢。

    问题更多了,就像没头苍蝇样的慌张——浮躁。这个世界永远不缺岗位,而是缺乏能力相称的人。就如季节性的蔬菜缺乏。500强499家都有在中国,只要你有能力!而问题回到了根本的能力问题,确实我怀疑和黯然的。

    成长!要不就烂在地里当肥料,成长树荫。

  • 晚饭后,全身乏力,摊上床,醒来的时候尽已经是凌晨30分,全身冒汉,仍就是冷,乏力睡到今早8.00。

    ————————

    曾经那个喜欢过我,后来又抛弃我,最后又被我拒绝的那个男孩,他抛弃了他曾经宣称永远的“爱人”,他要结婚了。其实没有什么只是理由太乏力,只是有种湮灭的感觉。而让我想起,曾经他为了离开他的网络恋人,还有他为了所谓“真爱”的诉说,觉得很是滑稽。这就是所谓人生如戏么?!

    曾经那个勾画着未来的某日一起私奔到日本的恋人,在还没有教完对方日语的时候,又分开了。其实或许倒是没有什么,不是。只是那让人羡慕,甚至嫉妒的梦,被活活地淹死,无以适从。还有那曾经声称为他的分手闹自杀的另一个男孩,现在他们两个都还好吧……

    曾经错误的时间出现,曾经都是惦记的人,在自私和奢侈间,霎那间消失,变得清澈。孤独的人儿,总是在午后听着鸟鸣,呆板着微笑,望着天空。

    曾经的曾经很是滑稽荒诞,而之后的将来或许会让自己措手不及,独自嗤笑,一片茫然。

    对于时间的错觉,或许是精神异常的前奏吧。而每个人或许都会有那么一天,只是因为生命在时间的尺度上完美谢幕。

    来了就来过了吧。要走了那就请离开吧。昆明的雨到十月总该是结束的时候了,那个奔着向往的十月,独自闯进那弥漫着后来渐生亲切方言的校园;那美丽充满自信微笑的十月,那个时候我又一次独自远行,带回了让人羡慕的案卷;同样在那闷热的十月,我已经适应了北京炎热。

    走了也就不再回来了。留下来的就是曾经的岁月么,荒废了么?

    曾经的岁月,走过的那些段日子,我付出的是爱。我把自己完全展现,而忘记聚敛,尔后发生了湮灭,我不再存在。

     

  • 梦想的感染力 - []2007年08月25日

    昨夜梦中惊醒,4点。而后淡淡告诉自己,生日快乐,一切都自由了!梦里酸痛的下牙,还安好留在我口腔。记住忘记梦里的故事,是明智的。——那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有人怀疑梦想的存在,有人嘀咕梦想的缥缈。我知道他让我感动,你是明白的。

    而后发现先天不足在于梦想的匮乏;尔后的茫然在于自以为的梦想越走越远,酸楚和失望。

    生活仍就那么美好,无邪的微笑,渴望的眼神,坚定的步伐,梦想的自省。看着你们,尽如此的淡定。

    ____________

    昆明快下了两个月的雨了。

    ——还相信么?

    ——我渴望!

  • 总想起你提起的:即使独自流浪,也不哭着说后悔。

    而这一切都过去了两年,那神奇的旅途也渐渐远去,我也在疏远。

    只是我在躲着你,而后只是留在了记忆里。

    可是我有什么资格,有凭什么去凭吊自己的过去,在现实中颓废。

    两年改变的太多,你向着梦想迈得更近,而我渐渐迷失自己,我后退着。

    先天不足,后天乏力,愧对于上帝的恩惠垂涎。

    公主的城堡,一定做着自己的梦,走过白日的憧憬。You are so smart!

    多么的惭愧,却又茫然执拗地空乏,没有出路。

    多么的让人羡慕,羡慕着自己没有拥有,或许永远够不着的东西。

    只是有些慌张,只是有些恐惧,只是有些放不下。

    我的公主,请允许这样称呼着吧,在那个幻境的城堡你,你是那么的美丽。

    我也记得你童年的无奈,知道生活中的无奈。可我总记得你微笑的词语和美丽梦想。

    祝福你!

  • 内外 - []2007年08月22日

    精神病专家研究表明,只要精神病患者开始关注自己以外的世界,那么他就健康了。

    也就以为着,过度专注于自己的后果,很可能是别人看来不幸的到来。

    所以啊,加倍自我挑衅,要使劲YY,坚持有氧运动

    ————————

    把一个人的联系方式彻底删除。

    我好像就是有些反复的,优柔寡断。所以给自己断后路!

    我有知觉杜撰症:某人,居心叵测

  • 月下昙花 - []2007年08月19日

    都散了吧,散了吧,各自飞巢吧
    是不是该庆祝呢,你看只是提前结束,要不赶早么。

    上海等不到,抛弃誓言;北京未果,独自沉默;成都变幻,总不得之;武汉失守,命也幸也。
    窗台挂牵牛,月下现昙花

    好多关于爱的想法和故事想说,却又不想也懒说。
    就问你一句:您家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等着吧,我等着看笑话呢,幸灾乐祸时。又为自己选择好挖掘坟用地。
    重复,重复,如是啊。想去吧,一定让你像问的主人尼采一样,进精神病院。

     

    孙大某,说了,犯罪啊。犯罪啊!

    是啊,我有罪啊!我把主耶稣的良民的另一半强暴了。我有罪啊,我追随主的惠泽,创第八宗罪。

    你饶了我吧,大家饶了我吧,我已经自首了!

    我活着,我报答你以坟尸

  • 2007年08月18日

    丝、滑、痒,乏

    幻,惘

    阴,阳

  • 天,是蓝色的2007年08月15日

    Tag:贝叶棕

    他只是个孩子,专注于自己的玩具而已。

    可他要长大

  • 明天就是365天的周年了,在bus待了一年。随后就是接着的纪念了。

    生活终归是美好的,要么怎么还在坚持着。我们恐惧,因为我们急切渴望,还有渴望下的现实中的乏力。

    我们总是告诉我们需要坚持,而往往否定的却是关于坚持的本身;我们总是希望长久,而选择放弃的往往是迫切地渴望之人:其实本来就都没有对错。即使如此有如何,我们同样祭奠着挥霍的时光,幻想着一切还可以有所转机,因为心里仍然相信曾经从你唇里发出的声音。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成立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否定所相信的呢,因为那些都是说给自己听的,又或者只是情绪所至。一切终归又回到了混沌了。于是索性直愣愣地发傻。

    祝好!

  • 许久之后 - []2007年08月05日

    Tag:贝叶棕

    许久到来之后,还有多少人能记得曾经有过一个这样的人擦肩而过

    可有什么值得怀念和记忆的呢

    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

    给你个微笑

    ___________

  • - []2007年08月05日

    Tag:贝叶棕

    当“尼采”抱着受鞭笞的马,哭泣的时候,他被送入了疯人院。

    他为马而哭泣

  • 归结 - []2007年08月04日

    Tag:贝叶棕
    一切都在于直指终结的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