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7年07月30日

    梦里醒来,右臂洒满淤血,梦已模糊

    当已经不愿,或者难以表述的时候,那就是醒的时候了

    恍如隔世,毕竟只是一夜的梦了

    曾经以为不会忘记的东西,渐渐地都开始模糊了,包括曾经烂记于心的

    (“我们并没有共同经历过;我不在你的身边,当你失落的时候”曾经如是说

    于是觉得自己悲缅,毫无自知之明。)

    一切都是偶然,并非“非此不可”,而仅是“另样亦可”

    ——————

    我累了。自己也不确定还能坚持多久。一年前我说过,该是结束的时候了,现在却仍然煎熬在崩溃的边缘。

    ______

    又在下雨,让我又想起曾经喜欢雨中的茫然和无邪,还有曾经的雨

    一切都是回忆了。我已经开始远离,逃避了

  • 安生 - []2007年07月26日

    一直很喜欢安生的文字,也让人觉得苦涩,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可以得到安慰,似乎一切都可以从他的文字里说出自己不善于表达的内心感受。

    “所有没有找到同性爱人的人们,请在你们30岁之前的青春与激情燃烧完前找到真爱,不然你将自己过完这生。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但还是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就是为了写上了这句N的名言。我是理解他的,这也就象是买彩票,有人中了头彩,有人中了负彩,有人却连彩票也不敢买,结果是他们永远不会中头彩和负彩,很幸运的是这次我中了头彩。”

    ____________

    其实这样让我想起了王小波关于他中负彩的思想,还有他说话的风格。

  • 下雨 - [天空]2007年07月25日

    喜欢,下雨了

    下了快半个月了吧

    雨滴打在屋檐上,窗台显得那么宁静和安详

  •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把它安静地收藏在砚台里,我的乳牙。

  • 多大?又多小呢? - []2007年07月20日

    麻烦制造者

    毫无疑问,一切都是我的错!

    确定,心知肚明。

    ______________

    那个传说中的哲理故事,

    每次在树桩上钉上一个钉子,即使当你把它取下来,

    还是要留下伤痕的。

    可谁界定拿锤子的人呢?

    _________

    你看

    那空中的风筝,飞得真高

    渐渐消失了

    无归宿

  • 答案——分组 - []2007年07月19日

    你有八个球。其中一个有破损,因此比其他球轻了一些。你有一架天平用来比较这些球的重量。如果只称两次,如何找出有破损的那个球?

    回答:从8个球中,任意取出6个球,分为两组,过秤。

            1,如果平衡,显然在剩下的两个球以过秤,就能确定受损的球了

            2,另外的一种也是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不平衡,那么就确定了受损的球所在的位置。接下来就是在确定的那一组里,取出两个球再次过秤。那么原理同上,就可以得到受损的球为谁了!

    ——————

    你的答案呢。记得告诉大家,或者说说你对这个答案的看法。

  • 首先说说吃巧克力球的感觉

    不能太冷,太冷了就过硬;不能不低,否则就稀饭了

    过硬的后果就是,没有口感,同样没有美味,只觉得牙龈冷,还知道的确是在嚼东西,几下也就下去了,未果。

    过软嘛,就稀饭了,吃起来让人有些生厌的,也难收拾

    所以呢,从-20度拿出来的一定不要慌。记得慢慢的酝酿情绪,等你好了,冰淇淋也就差不多了。这是后就可以慢慢的享受香脆的巧克力外壳,还有香滑的内含物了。

    晚上继续享受。

    ——————————

    第二件事吧,就是买了一只鸡。按我的习惯,一般是要肉和骨头分离,骨架就留着炖汤,肉就分成小块,来续日慢慢做晚餐享受。

    当然要让自己记得,天塌下来,还是要好好吃自己的早餐的。别人对自己不好(别人为什么无故对你好呢),自己总不能太过意不去的,虽然和自己也闹闹情绪,可终归知道你就是我不分开的不是。这个问题的前提是,骷髅手里的镰刀还没有落下来之前。

    言归正传吧。整鸡基本上可以分成五部分的:鸡翅、鸡腿、胸大肌、鸡架、杂物(比如鸡抓,即脖子,鸡头)。

    鸡翅。沿着鸡的上肢的基部下到,一路切开,到关节的位置。再在关节的位置,顺势下去,鸡翅就成了。

    鸡腿。原理和鸡翅差不多,不过多一道将鸡抓分离的步骤。记住不要去切骨头,一来碎骨吃起来让人后怕;二来,刀好还是要费不少力气的。

    现在我们那白嫩美味的整鸡,已经成为了拖着长长脖子的,带着骨架的下汤料了。这个时候呢,你一定注意到了,在架子的前胸两旁,有着恨不得长在自己胸前的一大堆肉。那就是胸大肌了。提着刚才取鸡翅的位置,刀口贴着骨头往下滑,就到了鸡腿的位置了。胸大肌到手了。

    刨除这些,剩下的就可以认为是鸡架了。当然你还可以把鸡架再分分,至少我就着骨架掰,摆出了两对大关节连接位。有趣的就是你在鸡架的鸡胸位置的上步,一掰或者一按,一板软骨和后面的实骨就脆断了。而实骨再掰掰,它就彻底分离了,一点肉都不粘连。

    解剖完毕!

    ——)————

    另外呢,我今天停机了,后来又复机上了。还是冒出北京那阵停机快半年的想法——安静

  • 我不过文盲而已

    理所当然,之上的一切演算都是毫无意义的

    不想去证明他的存在或者不存在

    当然有那么一点心悸而已

    不过我确定这样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却也愈加缓解

  • 思念 - []2007年07月13日

    思念,如同衍生出来的忧伤,是中奢侈的情绪。

    ————————

    有种思念,就是寂寞

    而不忍心去想起

    因为怕让无能为力的彼此,更加的忧伤

    我明白了,学会了

    ——————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如同病态

    ———

    而这一切归结于病态和自私与无知和惘然

     

  • 雨夜2007年07月11日

    点滴滑落,点滴幻影,回忆点滴

    ———

    想我,就来看我

    ————

    生活如是写照

  • 恐惧

    忧虑

    嫉妒

    羡慕

    怯懦

    鲁莽

    贪婪

    诬蔑

    暴食

    猜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