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信2007年01月29日

    Tag:龟苓膏

    20061218,为什么呢?

    那你睡觉呢。晚安

    20061219,是你知道我想你。这就够了。

    你要好好的。但是不能说我不爱你不想你。

    20061220,乖,睡觉!

    20070128,很生气,堵得慌。或许像说的,我们相差太大,不适合。终有一天,我会失去你,你把我丢失。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却是我想说的,同本没幸福的

    不想伤害你,或许有一天你能体会,希望能明白。如雨说,只是彼此需要。我没敷衍骗过。你不需要对我负责。我不是上帝,你也不是救世主。很累,只因自己

    这样下去会更糟糕,裂痕伤害越来越深。我总把问题抛出,然后自找苦吃!太感性,连慌都不愿说。爱是种能量,殆尽了也就绝缘了……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20070129,不敢接电话。怕你说不想在一起,然后就挂电话。

  • ……

    ——————

  • 非理性2007年01月05日

    我认同,过于理性的爱情开始是值得怀疑的

    同样,歇斯底里总不可名状的

    某些固定的理性的思维或许在潜移默化中,让自己产生了好感

    从而转化为一种非理性的坚持吧

    ——————————————

    尊严来自实力,我深信——而实力呢

    似乎自己在质疑什么是的,自己的能力,逃避与放弃,生命能承担的

    于是好奇的探询着,向往能找到答案

    而答案在了,人却不再了

    ———————————————

    把些解释不清楚,或者不愿去解释的,归结为宿命安排

    不能把握的偏执地固执着,而能改变的却不屑于开始,在愤怒中悼念,幸好不曾悲切悔恨

    而此时的执笔者,足以让人怀疑。

    注定的什么,上帝不曾告诉你的归宿,而上帝告诫你努力证明自己是他的幸运儿。

    放眼望去,茫茫,黑压压的一片13亿,60亿,而我连灰尘的比喻都值得怀疑。幸福是什么,人生是什么——该不是现在吧!……

    知足又是什么,人生的短暂不是不是该为了渴望的放弃一切,有足够的理由和欲望驱动。之后又成了风筝——连线都没有,于是连风筝都不是了。风筝,风争,缘起缘灭。时间经不起质疑,到时已是无力、健忘了。

    淡淡如是

  • 2007年01月02日

    台湾地震后,感觉网络间的联系突然发生了些湮灭。我也就认为只是光缆断了的原因,我也自我的以为,似乎我们有优先权——我们的网络似乎并没有影响太久和太深。

    很久没和alf联系了,手机一直打不通。不过就像alf说的,逛街的时候想到的总是对方。

    几天中午出去先是滑旱冰,滑了两个小时的样子,之后就一伙人在大街上逛。一个字总结:累!滑冰把右脚磨了个泡,逛街的时候抓紧时间找凳子,喝了两瓶可乐。

    ——————————

    室友回来不到两天,他的女友就不停的和他吵架,还有就是电话。烦——电话线拔了。干嘛呢,又要吵,炒了又要找——有病。又不是在一个地方,一个北,一个西南,电话里吵来吵去的。这样的人,我就说一脚踢飞,省得烦心。

    ——————————

    呵呵,新年了。没什么特别的,以致觉得异常于平日的习惯,只是少了你。也有想是不是我也有些让人烦的。总记得表弟说过,学着从别人那里知道那些是会令人厌烦的。也有想是不是该有自己的职业规划了,是不是不要对方背负包袱,是不是还没有发现自己。呵呵,走在街上,在人群中,我总是想着其他与此无关的,一定有人说我有病,耍酷。

    其实你在,我一定会有很多的话,哪怕是默默的窃望,也能幸福和快乐;然后突然告诉你我歇斯底里的似乎毫无意思的想法。之后我们继续逛着,坐在一起喝可乐,讨论这是要甜一点的百事、还是烈一点的可口——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和你在一起,那只是让它有些乐趣。

    ————————

    我想在我后来一段生活中,“行”和“迪”对我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记。我不知道这是该如何评断,只是知道了生活的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