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笑着2006年12月30日

    微笑着

    祝福我的朋友们,还有我们的你们

    安静地微笑着,不想嘈杂

    与我无关,往事我已经记得不真切

  • 追-梦人2006年12月25日

    常常无奈的想哭,于是那晚,歇斯底里哭得心慌,我不确切地知道为什么
    真的哭,泪水流下有种莫名的安慰
    我想我只是无能而已,可是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无能!
    追梦人,听,心绪流淌,在眼眶走过……

    ————————

    其实很简单,一个选择而已,可是我做不到,确切地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怎样走,什么又会是我的梦。那么的往人,梦里来梦里去的,只是一切都不再了,清醒得不敢再梦了——现实什么
    现实是,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其实现实更是自己在逃避,却又不知道逃避什么,去往何处。可悲啊

    试验进展,更本没有。而退堂鼓一直在心中萦绕,似乎甘愿。照例的报告,不知道说什么,就假装没事样的放弃了——那文献我看不懂,根本。看这英文我头玄,好吧,我本来就认不到几个,你千万别怀疑。

    真累——却被人羡慕着。
    多么值得让人羡慕的啊——只是不知足的幻想,不知深浅地沉迷于缥缈的茫然。舞台上只是我在散场后,埋着头,思绪缥缈,目光木然

    TMD,什么人啊,谁不会哭啊,有本事你去做演员!

    ————————————————

    你听,她的倾诉,凄婉悠长,往事,未来。你又想起了什么呢,我的朋友

    面对着,走着,寻着

  • 有病2006年12月19日

    时间对于我而言,或许可以夸张认为度日如年吧
    只不过一天而已,却在我生命的时钟里划过一段不短的时光
    这样就是为什么我歇斯底里的原因吧
    你不明白,似乎也没想试图理解过
    而我也不该再奢望了

    _______________

    北京一夜

    一个人来到了酒吧,带着新奇

    就像我对一个朋友说的,我只想听人声——甚是滑稽,不解

    可是没有一个人,听到的都是鸟语

    于是带着幻灭回到了鸟巢

    窃窃絮语

    安静,安静地失去了知觉

    ——TM,神经病

    ——————

    “行”,真实搞笑,甚至龌龊,一条线的撒网,声称“风筝”——全当玩笑罢了

    祝您好运!

  • 2006年12月18日

    Tag:龟苓膏

    刀片下去是痛的,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爱情,我的无奈,我的无知,我的泪水,我的茫然,我的自恋,我的短信,我的电话

    习惯了石沉大海,关闭了消息报告

    亲爱的,我知道你忙,我也知道你哭了,但你一定不知道,之前半小时内的我

    在梦里,我听着照常接不通的电话,安静,安静的睡着了,在梦里希望自己一直睡着

    这是我渴望的,而美满的

    我的家人,我的爱,我的牵挂,我的眷恋

    什么属于

    真高兴,我还活着,活着,继续着痛苦,歇斯底里

    你不明白,也不需明白,而我更不明白

  • 曾经的狂热,而今似乎已经或许遗忘了,只是不再联系,而淡淡的一笑似乎更像是送给自己的挽歌。偶尔翻出曾经的记录在记事本上的短信,我忘了自己说了什么,只是提醒着着曾经走过一个这样的人,说过这样些话。彼此或早已相忘,何况剩下这些欺世盗名的只言片语

    ——————————

    你刚才有什么事情啊

    你现在在哪里啊

    在哪干嘛

    记得啊

    你在哪工作好久回家

    什么我好像很不想别人
    知道我的情况
    什么意思哦

    你准备一直呆在深圳
    还是准备在深圳呆到开学
    直接去上学?

    那按你想做的做吧
    开学前想来成都玩也行
    自己高兴就好

    还行啊
    工作比较忙 什么都要从头学
    很累

    有什么机会?
    你在回答我那条短信的话哦
    我怎么看不懂


    你在深圳是玩还是干嘛

    在现在这个社会很快调节自己是必须的

    我八月10号要搬出家住了

    要改撒

    你说话不要那么成熟
    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年龄
    就算到了,我个人也不想说话变成那样

    你如果在深圳呆烦了
    想来成都也好
    我到时候估计也出去住了
    到时候也不用想住在什么地方了

    看你
    你想来就来
    这是你自己的自由

    什么事情都要尊重自己
    自己想来就来不想来就罢

    什么叫漠不关心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事情 不可能老想着一个事情
    现实生活毕竟不是言情小说
    什么都要学会自己适应

    门户的什么

    打电话干嘛

    又听不懂了

    什么很聪明
    我本来就没有看过那一文章 你叫我怎么说

    找什么
    缘分到了
    生命的另一半自然会出现 我一直这样认为
    所以不要去找

    你是我的朋友
    你什么时候想来成都 我都欢迎

    你想回成都来玩就回来
    八月过后至少你不用担心住的地方

    你会什么哦

    你想来成都的时候就联系我
    我要睡了

    不想来也可以联系啊
    我没有上网班的时候 都能聊
    睡了

    ——————————————

    我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而前行,索性就自我的沉溺于失望与茫然

  • 庙宇2006年12月18日

    我不相信鬼魔的存在,却不敢亵渎神灵
    ——————————————————
    寺庙的钟声总能深入心灵,波去世间尘埃,暂时归于安宁……

    新津的观音寺,依建于小山坡,香火甚高。这里还有几扇壁画,至于在国家列为几级就不得而知,偏远了些吧。我知道的是,当时蒋介石撤离大陆退守台湾的时候,这几扇壁画是花名册中有的,那可是和很多挑选出的故宫东西一起啊,那叫荣耀和高贵。已经墙体整体取下,准备搬迁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运走,至今壁画在角部都有缺损的。昏暗的散射的日光在这里晃悠停顿,与佛为伴。

    还大学生呢,连观音都不会拜。观音前的侍者面无表情的说着。

    而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以至以为她说的是,大学生呢,还拜观音。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她只敲了两下“钵盂钟”(我不知道那法器怎么称呼的,先代吧)。

    把整个寺庙逛得差不多了,心里总是觉得不对,之后还是回来的路上,专程再去了一趟(这是不是曾经有人提过的,矫情呢)。这次我很殷诚,她给我敲了六下,钟声震撼我的灵魂深处,安抚着。我为父母许愿他们健康,她同时真切地说了很多吉利的。我也不知道他似乎还记得转完山后,再次到这里来的这群大学生。下山路上,我还不停的说着这钟声数的事。

    三年前,在绵阳,和朋友顺便去了一次碧水寺,那里被称为他们的龙脉,香火满山萦绕。在罗汉庙里数罗汉象,法师解时说,我会五年很顺利。我就问,那五年后呢?法师就说,未免五年后你就不来了。到山顶后,看到了一个大钟挂在路旁,我好奇的怀疑那也不过是个赚钱的道具而已,没想去费钱敲这钟。可不行啊,在走过这钟后的数米,我们在草地里拣到了4元硬币,之后我们四人就决定敲钟了,剩下的1块就捐给了公德箱。我们一行四人,他们一对敲了一声,我和另外一个朋友各敲了一声,我很用力的敲。三声,一声一种吉音。

    后来那对散了。我想该让他们一起敲完那三声的

    还记得有一天“雨”对我说,他到庙里为我们两求了一对护身符。我甚是感动。后来再回成都的时候找时间和他待了一段时间,和他还有其他几个朋友去了前面提到的观音寺,回来后又去了一趟花源的白云寺。不过在白云寺,我没有拜一座菩萨,我不想找理由。走的时候也未再提起那曾经让我感动的护身符。毕竟我们已经不再一起了。

    ————————————————————————
    那阵下来总觉得自己很是孩子气的
    简单的相信着,却又很固执、杞人忧天

  • 2006年12月17日

    Tag:龟苓膏

    冷,真冷!

    没有暖气,不比北京,倒是觉得有暖气的北京没有冬天的感觉,而江南湿冷。

    这还是在昆明啊,春城啊~身体不好吗?!

  • 想起2006年12月16日

    想念一个人是不是就会常常惦记,没有理由的想着,而后傻傻地笑……

    ————————————

    雨,我几乎每天至少一次电话。而楼下顺势望着的三角围墙和那昏黄的路灯,成了一段时光的唯一见证了。我们从来或许就是陌生人,又或者是个什么朋友的。在我的记忆里,他只给了我一次电话,而连说分手都是在网上完成的——完美的网恋,等不到开始就梦醒了。

    迪,每晚都是电话几个小时,因为他的电话是包月的,他需要一个人安慰、聊天。没有开始,同样不必说结束,只是走过了一场,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本来就是个错误。

    ————————————

    我想每个人在孤独的时候,总是用往事来添埋现实的无奈,而对往事又无法释怀。那又何苦呢——人的通病吧,只是他心里空得发凉吧。可抱着呢……

  • 思念、困惑2006年12月15日

    这个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才两天而已——可为什么那么的漫长无边
    没有了短信,没有了网上留言,也没有了博客的登陆记录
    我想只是自己,太想你了,因为太孤独
    只是没有你的消息,电话的那头总是无人接听

    我甚至歇斯底里的认为你一定是把手机丢了,而后网线也掉了,或者其他
    当我在早上睡醒,看到你23:45发的短信,我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只是个善意的玩笑:刚刚我在看流星雨,许愿和你在一起
    之后又是石沉大海

    是我要求的太多了吧
    足以让人心烦和厌倦,打搅着你的生活

    或许,是的,或许只是发生了什么
    或许你真的很忙,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了
    看着你疲惫不堪的样子,应该安静

    我都不确定,到底是你生气了,还是我生气着
    那好吧,不打搅了
    等着解释

    ——————————————————

    刚刚我在看流星雨,许愿和你在一起
    微笑着

  • 生命绵延2006年12月14日

    绵延这个词是我从人生哲学上引来的
    影响最深的就是人生的悲剧,还有悲壮
    生命的绵延

    ————————————

    我无法也不敢否认阶层的存在,而我也不得不定位于一个层面
    这种跨越或许难于事实的本身
    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的,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的去改变

    是的,或许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那么或许我能够为之做些什么的
    突然发现自己的生命意义模糊,或许本来就没有清晰过

    活着,为了什么——活着?
    我不知道,很多人不是幸福着么,尽管曾经多么的坎坷和不堪回首
    走出来的,在往事中湮灭的
    看着他们幸福,自己也能感受到这份温暖

    ————————————

    我始终无法确定,一个孩子的人格在自己的世界里成长、演化
    而自己的父母和亲人无人知晓和察觉
    这是幸福还是不幸

    一无所有,却拥有了一切
    奢望,不可及的境界吧

  • 明天2006年12月13日

    明天又多远,又有多久……
    或许只在一瞬间,那就是永远了,而剩下的也只是聊奈
    昨天甚或长存于明天,于是明天也就是成了昨天
    重复的摆动着,连自己都忘了本来的,又或者现在

    ————————————

    今晚在街上看到一个人,我惊讶于他与飞扬的相似,以至认为那或许是他亲弟弟。

    “……只要有了事业,什么都会有的……”
    我告诉他我今晚看到一个象他的人,他回复数句后,发过来这样的一句——他喜欢的一个款爷的给他的短信。
    可是他喜欢他,不是因为其他,只是人本身而已。我同样相信着这点。

    他又被拒绝了——

    我在想是不是人变得坚强,是因为受到了太多的打击。而彼此的角色也是不断驯化而来。

    他问我如何把自己的皮肤变得白嫩。
    我回复调侃他,要不去做变性好了~

    ——————————————————

    明天会是更好的吧,当你读懂了生活游戏的规则,而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同病相怜?可彼此不可取暖,却成了嘲笑的对象。

    “我是得了艾滋病,但是我和你们不同!你们不干净,而我是无辜的。”
    这是论理课知道的关于艾滋病人之间的歧视。
    而对于感冒,没有会怀疑过。因为那只是一片药丸的事~

    似乎当我们无法把握的时候,就有了恐惧。为未来而迷茫
    路看到了尽头,就想回头,跳出围墙。
    看不到了围墙,又想着又一个归宿——你我,本无干系,缘起缘灭

    ——————————————————

    冷,很冷,很想家~可我不知道家在哪里

  • 2006年12月12日

    Tag:

    闭上眼去看,屏蔽自己的听觉去感受

  • 2006年12月09日

    昨晚没有睡好,为开题还是有些紧张的,主要是因为没有准备好的;还有昨晚着凉了,手在铺盖外面——凉~

    今天忙了一天,上午是开题演练,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一点!不是说时间长,重要的是,我没吃早饭——饿!我的PPT是中途改了三次的,到上场的时候才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似的

    演练后,据说,我的用时不到10分钟,别人至少也是20的。我语速快吧,也觉得就没什么好说的,当然是归结于自己也不懂什么的

    下午晚上就一直修改的,不过也没改出个什么的。

    晚上睡个好觉吧,真的累了

  • Alf,希望每天看到我的文章,之后他会很忙,也不方便通话了,我也就尽量少些流水帐的流水好了

    _______________

    喜欢你,估计很久不会变了,因为实在喜欢你牵挂我的样子,喜欢你的一字一句,喜欢喜欢喜欢

    有多久呢

    让我怎么说呢,我呢,只是告诉你,我喜欢你,没有其他意思。相信我,除非你变,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

    ————————

    想起“行”写道,我曾经想过的,对于很多的我们而言,恋爱的对象似乎是自己,和自己谈恋爱着。

    与子携手,相扶到老

  • 爱情2006年12月05日

    一个人的文字和声音,足以骗过素未谋面的人,继而将自己也给蒙了

    _____________

    始终记得大学室友说过的这句话:爱情就是打批发
    我气愤,却无从反驳,不是不反驳,即使为之,又为了那般?!

    这个世界太大,角色太多,色彩光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没有给予你的明光,你寻觅不出个所以然。

    有人失去爱情后,悔悟所谓的爱情就是“狗屁”
    有人伤了,却始终坚信
    而同样有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以什么都是,也可以突然否认一切
    变化无常

    爱情,荷尔蒙的诱惑,上帝的玩弄,生活的无奈,童趣的遗失,恐惧的衍生,从众的效仿?……

    当我们孩子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是爱情,又何来重要之说。似乎每天的生活就是自己主宰的游戏法则。而终有一天被惊醒——我们都无能为力。别人惊扰了你,你再惊扰着他人,同时油然而生报复满足的喜悦。
    长大了,藏的更深了,失去也越多,于是无奈冒出失落和茫然。渴望的,现实的,遥远的,梦想的,迫切的,一切的纠葛、分离得失,将自己紧紧的裹住。渴望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可以依靠,可以关爱——作为对自己的补偿和对新生活的开始。

    不知道对于两个男人而言没有了自己的“标志”,还可以继续吗?
    什么是渴望的,什么又是需要的。渴望到了的,和需要的又有多远和多久。对自已是个未知数,对于别人的揣摩又是多么的乏力和乏味的。

    渴望,渴望——渴望什么?!
    渴望的角色相同,对象却千里之别,彼此同情却无能为力

    为了活着,可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你或许能告诉我很多的答案
    只是我找不到我的解释

    于是你可以为着活着的不易
    而坚持着自己的向往和渴望
    这同样是生活

    你不是上帝,我也不是救世主,谁也救不了谁……

    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世界纷纷扰扰,不知所谓

    有你——我已知足,而倍加珍惜!